熱點推薦
  • 男子混入警察學院後引爆炸彈 致18死[詳細]
  • 俄羅斯搗破ISIS據點拘捕7人 疑犯正計劃自殺式襲擊[詳細]
  • 這名干部涉嫌強奸被雙開 如此通報系第一人(圖)[詳細]
  • 發生了什麼?中國或突然叫停中巴走廊3條主道路投資[詳細]
  • 中國基建在洞朗小露一手 印媒慨嘆︰基建狂魔[詳細]
  • 大白楊變“包公”!孫楊比同台演員黑三個色號(圖)[詳細]
  • 數百萬人閱讀、赫芬頓郵報轉發︰這篇中印對比,火了![詳細]
  • 杭州男子被泰國“大師”植入12條護身符 七年後感不適手術取出[詳細]
  • 韓國攝像記者采訪文在寅訪華被中方安保毆打?外交部回應[詳細]
  • 中日專家熱議川普新亞太戰略 仍處于“願景”階段[詳細]
  • 他是“韓國國父”,在中國流亡27年,被金日成稱為“革命老前輩”[詳細]
  • 習近平視察第71集團軍︰全力推進新時代練兵備戰工作[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共和黨大佬遭槍擊背後的美國“極化政治”現狀

美国中文网 2017年06月19日 04:36:57    

字號:



6月14日發生的弗吉尼亞州國會棒球賽槍擊案造成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黨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重傷,另有四人受傷,行凶的是曾在社交網站發表眾多左派言論的霍奇金森(james hodgkinson)。這一事件再度引起人們對美國政治極化的討論。

槍手左派言論引發關注 兩黨紛紛呼吁團結

嫌犯身份被確認後,他的facebook賬號很快被翻出。人們發現他加入了許多煽動性的群組,包括“干掉共和黨”和“共和黨鋪就通往地獄之路”。同時霍奇金森還向當地報紙寫過眾多抨擊共和黨的信件。

有媒體報道指出,凶手曾在前總統候選人,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競選過程中擔任志願者。

而槍擊案發生後,民主黨與共和黨顯得尤為團結。

眾議員ruben kihuen發布的一則推特圖片顯示,槍擊事件發生後,在另一個棒球場訓練的民主黨國會議員們一起為共和黨同事默禱祈福。

美國眾議院議長、共和黨人瑞安(paul ryan)和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佩洛西(nancy pelosi)也接連在眾議院發表演講,呼吁大家越過黨派分歧。 瑞安表示︰“面對目前的噪音和憤慨,我們都是一家人。” 這句話也贏得佩洛西的贊賞。

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外事接待室稱雖然兩黨可能存在不同,但是他們都熱愛著這個國家。 川普稱︰“國家在團結之時才最為強大。”

盡管兩黨高官紛紛站出來表態要團結,但美國政治新聞網站the hill的專欄指出,川普任期的早期階段已證明當下的政治環境已更為極化,且很難產生任何巨變。

民眾政治分歧日趨明顯 媒體加劇極化程度

賓夕法尼亞大學副教授、極化政治專家matthew levendusky表示,三四十年後,兩黨的分界線也許會不再清晰。共和黨中有自由派參議員,民主黨中也存在著保守派參議員。而目前,普通人在政治上的分裂卻越來越嚴重。

the hill的專欄作者niall stanage指出,川普的崛起讓人們更加密切地關注著華盛頓的動態。 一方面,川普以史上最低的支持度當選,他針對穆斯林主導國家的旅游禁令又帶來了大規模的示威活動。而另一方面,川普的支持者們又強烈地維護他,抨擊媒體和異見人士試圖削弱川普政府合法性的作法。

兩黨的激進組織都獲得了更為深入的參與度和更多的募款,各種極化的媒體也迎來了受眾的大規模增長。

niall stanage強調,長期來看,在分裂的媒體環境下,人們可以選擇接受符合自身意識形態的新聞,而這將繼續帶來政治極化。社交媒體將思維一致的用戶聚集起來的屬性進一步加劇了極化效果。

難以妥協的身份認同

《芝加哥論壇報》分析指出,本周三這場槍擊案令人憤怒和恐懼,但似乎毫不意外。它只是圍繞著這個國家部落政治的惡意的延申。

當今的人們不僅僅是表達異見,更是憎恨反對自己的另一方。這不是可以靠妥協解決的分歧,而是一種更深度的病態行為-對反對方的存在的蔑視。

《華盛頓郵報》評論員fareed zakaria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認為政治極化正在分裂這個國家,而這場槍擊案就是政治極化的實例。同時zakaria震驚于當下黨派偏見的本質︰人們認為對方陣營的人不僅僅持錯誤觀點進而有與之爭論的必要,他們更是邪惡的,應該被封禁並受到懲罰的。

zakaria強調,目前的政治極化和政策無關。冷戰時期,左右兩派在政策上的分歧遠比現在嚴重。左翼很多人希望能將眾多行業國有化或至少掌控大局。而右派人士則希望徹底推翻羅斯福新政。與之相比,今天兩派在經濟上的分歧不值一提。

zakaria引述哈佛學者ronald inglehart和pippa norris的研究結果表明,在過去幾十年中,許多人不再使用傳統經濟問題,而更傾向于用身份認同-性別,種族,民族,性取向等因素來定義自己的政治傾向。

而zakaria認為社會階級也應該被考慮進去。去年的總統大選就是社會階級的對立——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偏遠地區選民和城市精英的對立。

這個政治現象最危險的地方在于,身份認同是很難妥協的。假如一派希望支出1000億美元而另一派不想支出,他們至少能在0和1000億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減稅和福利政策問題都是如此。但如果核心問題是關乎身份認同,文化宗教(例如墮胎,同性戀平權,移民等)的話,任何妥協都顯得不夠道德。美國政治和中東政治越來越相似了,正如遜尼派和什葉派之間沒有中間地帶一樣。

zakaria以自己的經歷來證明這個觀點︰20年前,他的專欄讀者只會在問題實質上有分歧,但現在的讀者已經不討論問題實質了,更多的是針對他這個作者種族或宗教的人身攻擊。

極化政治下未來何在


2011年美國曾發生類似的悲劇。當時民主黨眾議員吉福茲(gabby giffords)在超市停車場會見選民時受槍擊重傷,此外槍擊還造成另外六人死亡。

時任總統奧巴馬在紀念活動上表示︰“在我們的言論分裂程度如此巨大的時刻,我們必須以和解,而不是互相傷害的方式溝通。”

然而專欄作者niall stanage指出,事實上沒有人會覺得政治論述的語氣自那時起有任何改善。

與此同時,美國普通年輕人的政治觀點也變得更為鮮明。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高等教育研究院(heri)的一項調查揭示了當下美國大一新生的政治極化現象。調查結果顯示,持無黨派立場的2016級大學新生的比例已不足四成。保持中立的學生人數日趨減少,越來越多即將上大學的年輕人發展出了自己的政治意識形態認同。

heri 主管 kevin eagan 表示,造成該現象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在民主黨人奧巴馬執政的最後兩年,共和黨在國會佔主導,于是學生感受到了“必須選擇其中一邊”的壓力。

同時研究表明,越來越多的學生選擇把“發揮政治影響”作為最重要的人生目標。

斯坦福大學研究極化的社會學教授robb willer表示,他不認為周三的槍擊案能帶來任何重大轉變,但人們仍然要保持希望。

正如《紐約時報》評論員ben stephens所描述,霍奇金森沒有精神錯亂現象。他已婚且熱愛社交,他的朋友稱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就是被政治形勢搞得很煩躁”。

“可誰又不是如此呢?”ben stephens反問道。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