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美國小城遭草球“入侵”?這下麻煩大了[詳細]
  • 金色主題!白宮國宴細節曝光 第一夫人親手操辦(圖)[詳細]
  • 馬克龍訪美送給川普一棵樹 媒體這樣解讀……[詳細]
  • 中國籍男子被驅逐出境近20年後 再非法入境被控[詳細]
  • 美巴士公司涉嫌歧視中國留學生 伊州總檢察長提起訴訟 要其關門歇業[詳細]
  • 多倫多男子駕車撞人與警對峙 蓄謀犯罪致至少9死16傷[詳細]
  • 為什麼說深圳成了年輕人的樂土[詳細]
  • 打臉了!川普私人醫生剛被提名當部長 就遭調查[詳細]
  • 關于中美貿易摩擦,這些國家怎麼站隊?[詳細]
  • 蔡英文危機!台退休軍人團體將兵分8路強攻“立院”[詳細]
  • 湖南平江懸崖商店營業 游人飛檐走壁買水喝[詳細]
  • 親手幫馬克龍撢去頭皮屑 川普高調“秀恩愛”(圖)[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周立波上庭前秀“保外旅游”,在美國“取保候審”是種怎樣的體驗?

美国中文网 2018年01月10日 23:55:00    

字號:

周立波攤上大事兒了。


去年1月,周立波深夜在美國長島開車蛇行被攔截,警方從車中搜出毒品和槍支後將其逮捕。第二天,他在繳納5000美元保釋金後獲得保釋。


周立波案在被美國檢警持續調查了將近一年後,去年1218日,經由大陪審團投票,周立波的5項起訴罪名成立。這5項罪名包括︰

二級非法持有武器;

非法持有槍械;

四級非法持有武器;

七級非法持有管制藥物;

違反交通法規。

檢方指出,若最重控罪——二級非法持有武器罪名成立,周立波將面臨3年半到15的監禁。


在大陪審團起訴成立後,本月9日,周立波在長島納甦郡刑事法院出庭,辯護律師堅持無罪辯護,稱周立波根本不知道為何車上會有槍和毒品,並表示很有信心贏得這場官司。


下次開庭時間被定為21,他想要脫罪,恐怕還得與檢方打一場硬仗。


不過,周立波貌似心態不錯。就在元旦,他還發布了一段在曼哈頓街頭漫步的視頻。


視頻中,他一邊調侃網友,稱如果大家都認為他被判坐牢,那自己能到處就叫“保外旅游”,一邊大秀繡著牡丹的中國風服飾。


在美國,“取保候審”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從周立波這一年來的“田園生活”來看,貌似還是不錯的,起碼還能自由地接娃遛狗懟律師,雖然他是被迫的。




不妨來看看另一位美國本土人士取保候審的經歷。

去年10月,特朗普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因“通俄門”事件向美國聯邦調查局自首,並被控密謀反美和洗錢。

在繳納1000美元的保釋金後,他獲得允許回到弗羅里達的家中,也可以去華盛頓會見律師團隊。

但是,為了防止其逃之夭夭,他被禁止夜間活動,也被禁止靠近機場、火車站和汽車站。與此同時,他上交了自己的護照,也由定位系統追蹤。

對于一個被控“密謀反美”的人來說,能交完錢回家躺躺,待遇還是不錯的。





不過,所有的美好都有一個前提——你得交得起保釋金

周立波的目前的保釋金依舊維持在5000美元,或許這對于坐擁美國豪宅的他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是這麼幸(you)運(qian)的。

美國的保釋金制度由來已久,各州略有差異。一般來說,當法院告知被告必須交付一定金額的保釋金才能獲得保釋時,被告有兩種方式獲得保釋︰

第一種是直接交付全數保釋金;

第二種是雇佣保釋金經紀人,交付保釋金的10%作為酬勞,讓其為自己作保。

然而,很多輕罪案件的嫌犯都只有第一種選擇。

如果保釋金額相對較低,比如低于2000美元,第二種選擇根本不存在,因為雇佣經紀人難以從這種小額保釋金中賺到足夠的錢,從而拒絕“接單”。

而美國大多數刑事犯罪的被告都是窮人,由于無力支付保釋金,這些人只能關在監獄中等候審判。


《紐約時報》報道,在紐約市,每年大約有45000人因為無法支付保釋金而入獄。

雖然市級法院的保釋金金額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但通常10名被告中只有1span style="font-family:宋體;">名能夠負擔。

更殘酷的現實是,即使保釋金定在相對較低的水平,例如輕罪案件中的保釋金被定在500美元甚至更低,也只有15%的被告能負擔得起。





而每年因無力承擔保釋金而被送進監獄的人成千上萬,他們不僅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子女的監護權,甚至還會失去生命

美國律師事務所的一項調查發現,暴力文化在監獄中根深蒂固。

據統計,2014年,獄警對囚犯暴力相向的事件達4000多起,囚犯之間的暴力也普遍存在。根據《每日經濟新聞》獲得的懲教署文件,2014年,監獄中發生了108起砍刺事件。

一位無法交付保釋金而入獄的囚犯如是說︰


“這里很危險,人人為己。你可能會受到虐待,可能會被強奸,可能會被勒索。這些都如影隨形。”

2010年,16歲的非裔少年布勞德因被控搶劫而被關押,由于無法負擔3000美元的保釋金,布勞德在紐約雷克島監獄中度過了三年,最後無罪釋放。

然而,這段灰暗的歲月對布勞德的身心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在監獄中,他備受獄警虐待,2015年,被釋放的布勞德自殺而亡。



另一方面,因付不起保釋金而入獄的“嫌犯”也有損社會公正,造成資源浪費。

2015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向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發表的講話中說︰

“應有的公正缺失,大規模的監禁使我們國家變得更加糟糕,我們需要做點什麼。”




2013年的數據顯示,美國為世界上監禁率最高的國家。

而據《紐約時報》報道,每時每刻,都有將近45美國人遭遇審前拘留,這個數字既包括被剝奪保釋權的人,也包括那些無力支付保釋金的人,但不包括統計不全的地方囚犯人數。

如果算上地方監獄的囚犯人數,據統計,在某個年份,全國各地的市縣監獄曾一度接納了11001300萬人。



實際上,如今不少美國法律機構都反對現有的商業性保釋金制度。因為在這個制度下,從事犯罪活動的有錢人能花錢買自由,這對于窮人和中產階級構成歧視

2015年,紐約市議會撥款140美元用于救助低收入嫌犯,邁出了試探性的改革步伐。

去年8月,紐約州參議員吉納瑞斯認為,目前的保釋金制度是對低收入階層的歧視,他提出了兩個方案以改革紐約州的保釋金制度︰

第一個方案是將保釋對象限定于輕罪罪犯;

第二個方案是采取擔保人保釋,被告有人身自由,但需要定期向擔保人報到。



看來,美國想要建立一個公平有效的保釋金制度,路漫漫其修遠兮。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