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美國正走向“新內戰”?種族騷亂引擔憂[詳細]
  • 中國老兵親述1962︰我們是怎麼把印度打蒙的[詳細]
  • 鄭爽寫下與胡彥斌戀愛的100件小事 坦言愛讓人疲憊[詳細]
  • 劉曉慶錄節目為富豪老公下廚 夫妻同坐好恩愛[詳細]
  • 女"台獨"大佬叫囂︰我去驗血都不一定是中國血[詳細]
  • 福建漁民捕獲“神蝦” 或能賣百萬(組圖)[詳細]
  • 半島局勢關鍵時刻,這位美國將軍現身解放軍北部戰區司令部——[詳細]
  • 尼日利亞東北部發生自殺式襲擊 致28死82傷[詳細]
  • 純屬巧合?美國與中印同時建立軍事對話機制[詳細]
  • 想翻案、再升官、進國企 落馬官員出獄後都去了哪?[詳細]
  • 紐約華埠停車難題終獲解決 趕走政府公車釋近千車位[詳細]
  • 關島電台午夜發緊急警報 居民嚇一跳︰要打了?[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中央查處這件事,讓一些地方“形同十級地震”

美国中文网 2017年06月19日 07:23:21    

字號:


原標題︰【經濟ke】中央查處這件事,讓一些地方“形同十級地震”

  本欄目由俠客島與《中國經濟周刊》聯合出品

  有一個東西,十五年前就被中央列入了淘汰名錄,今年兩會上又被李克強點名提到;直到兩天前,發改委還專門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這東西已經在全國範圍內全部取締。

  這個東西,普通民眾可能听起來有點陌生︰“地條鋼”。

  但就是這麼一個听上去不甚起眼之物,用李克強的話說,取締起來,在全國引發了不小的“震動”——去年,因為這事兒,江甦、河北兩省政府被責成向國務院作出深刻檢查,兩地分別有一名副省長被行政處分。

  這東西為什麼值得國家如此重視?既然早已登上黑名單,又為何在15年間屢禁不絕?

  震動

  “去年查了個’地條鋼’,比你批個鋼鐵項目震動可大多了。”這是今年兩會上李克強的原話。

  “地條鋼”,簡單說,就是把廢鋼鐵融化後進行澆鑄成鋼,並以“貼牌”“冒牌”生產等形式在鋼材市場上佔據一席之地。這樣生產出來的鋼材,不僅產品質量低劣、極易斷裂,還會造成環境的嚴重污染。

  如前所述,15年前,中央便明令淘汰“地條鋼”這一落後產能——2002年,當時的國家經貿委就曾將“地條鋼”列入了“落後產品”名單,要求對其“限期淘汰”。此後15年,“地條鋼”,以及生產“地條鋼”常用的工頻和中頻感應爐,也屢屢登上“黑名單”。

  即便如此, 到了 2016 年,有人估算,全國 “ 地條鋼 ” 產能至少還在 8000 萬噸以上;去年 10 月,更有專家在撰文透露,中國仍有中頻爐鋼廠約 70 家,產能在 1 億噸左右。


  2016年7月底,央視曝光江甦華達鋼鐵有限公司還在違法違規生產銷售“地條鋼”。國務院隨後派出了調查組,查實了該公司違法違規生產的情況。這一“典型的頂風違法違規行為”,直接導致了江甦省副省長馬秋林被行政記過、111名責任人被問責。

  被查處的華達鋼鐵位于新沂市。該市一位領導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次查處,給該市領導一次脫胎換骨的改變,特別是對市委書記和市長等該市主要領導人來說,“形同10級地震,震動巨大”。

  事發後,根據江甦省自行排查的結果,該省共發現“地條鋼”企業63家,合計產能1233萬噸,分布于10個地市。《中國經濟周刊》長期跟蹤采訪發現,這10個地市,“地條鋼”泛濫成災,一些地方甚至“鎮鎮點火”,在當地政府的默許甚至鼓勵之下,形成了多年的“地條鋼”產業集群。

  “小強”

  “地條鋼”之所以屢禁不絕,說到底,還是因為有利可圖。

  一位靠“地條鋼”完成原始積累的老板向經濟ke介紹,在鋼材價格連年上漲的旺季,用廢鋼生產的各類“地條鋼”,一噸利潤高達千元,一晚上就可獲利上萬元,用“地條鋼”拉成的螺紋、角鋼等,利潤還要更高。

  而即使是鋼價平淡的年份,生產“地條鋼”因為不需報批、審核,不存在一些制度和交易成本等,其生產成本比正規鋼材要少30%以上,因此,其利潤在一般年份也要達到每噸數百元,贏利依然可觀。


  而且,“地條鋼”生產幾乎沒有什麼環保投入,環保成本又省一筆。而目前鋼鐵行業水平較高的企業,生產一噸鋼材的環保成本在200元左右,水平一般的也超過120元。此外,“地條鋼”廠常常選擇在夜間生產,不僅是為了躲避工商、質監和環保等部門的查處,還因為夜里電費相對便宜。

  在“地條鋼”老板們看來,對于“地大物博”的中國來說,既需要寶鋼、沙鋼那樣的大鋼廠來生產優質高價的好鋼材,也需要他們這樣游走在法律邊緣的小鋼廠生產低價鋼。“魚有魚路、蝦有蝦路,兩者各取所需、各有活路。”

  在15年的時間里,懷著僥幸心理獲利的,不僅僅是生產者。在這條產業鏈條上,不僅有企業的唯利是圖,有地方政府的權利尋租,甚至連“假記者”,也能分得一杯羹。

  “功臣”

  “以前地方政府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其實地方政府隨時可以讓他們死,只需一個簡單的動作——拉下電閘,為何沒這麼做?是因為他們也有所需。” 上述那位“地條鋼”老板告訴經濟ke。

  沒錯,曾經“地條鋼”也是當地經濟發展的“功臣”。


  江甦省新沂市雙塘鎮一位官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新沂所有小鋼廠均未取得合法手續,用地手續都是臨時性的,也沒有污染防治設施。但這些國家明令禁止的“地條鋼”廠卻全是市里和鎮里招商引資企業,招商政績關系到一些領導的“烏紗帽”。雖然群眾對這些鋼廠意見大、投訴多,曾多次希望鎮里采取措施關停鋼廠,但鎮里領導就是頂住不辦,聲稱一旦停產就會給企業造成損失,其實是一些領導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

  這一說法,從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華達公司違法違規行為調查處理情況的通報中,也可以得到印證︰“2013年徐州市決定取締華達公司,但新沂市、瓦窯鎮(企業所在地)政府弄虛作假、逃避取締;2015年新沂市決定關閉華達公司後,瓦窯鎮黨委、政府以各種理由說情,拒不關停;瓦窯鎮政府甚至將華達公司視為財政支柱企業,多次授予該公司所謂’特別貢獻獎’”。

  對于缺少稅源的甦北鄉鎮來說,幾乎每個落戶的“地條鋼”廠每年都會貢獻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稅收。因此,這些通過招商引資到甦北去的“地條鋼”企業,只要政府打擊,就有“內部人士”通風報信,趕緊停止生產,佯裝關幾天,等檢查人員走後再開工,儼然形成了“生產-打擊-保護-停工-再開工”的利益鏈條。

  “唐僧肉”

  “地條鋼”企業不僅給基層官員帶來了招商引資政績,還為各方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收益”。經濟ke在采訪中了解到,有的官員入股了“地條鋼”企業參與分紅,更多的則是直接對“地條鋼”老板吃拿卡要,進行權力尋租。有江甦省質監部門官員透露,涉及“地條鋼”生產流通的各類監管者,包括供電、質監、環保、工商、鎮政府等,部分執法人員“雁過拔毛”。


  由于監管對象是違法生產的 “ 地條鋼 ” 企業,老板本身就通過游走在灰色地帶以獲得生產經營空間,這種執法監管極易形成尋租,所謂“水過地皮濕”“過手都留油”。“這些潛規則及關系運作,’地條鋼’老板都懂,如果這個老板‘不會來事’,他在當地連一天也生存不了。”

  更可笑的是,這一條利益尋租的鏈條甚至延伸到了某些“假記者”,“送錢封口”變成了約定俗成的“潛規則”。

  經濟ke在江甦采訪“地條鋼”時就曾遇到了一次相當尷尬的經歷——

  那是在江甦邳州的達戴莊鎮。經濟ke一行三人在一家“地條鋼”廠門前敲門,里面突然從緊閉的鐵門下方扔出四五張百元大鈔。正當經濟ke困惑時,一位路過的村民反問道,“你們是記者吧?為什麼不撿起走啊?這是鋼廠老板給你們的辛苦費,最近鋼廠效益不好,只能給這麼多了,記者來了都是這樣的。”

  有“地條鋼”老板則向經濟ke抱怨說︰“有時一天要來五六撥自稱是哪哪媒體的記者,弄得我們精疲力竭、壓力山大、難辨真假。”

  紅線

  如此亂象,整頓勢在必行。

  2016年2月,國務院發布《關于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從2016年開始,用5年時間,再壓減粗鋼產能1億-1.5億噸”。

  之後,取締“地條鋼”的壓力層層傳導,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國務院常務會議,一直延伸到中國最基層的鄉村角落。

  2016年7月底,華達公司違法違規生產銷售“地條鋼”被曝光後,中央以雷霆之勢取締“地條鋼”,壓力層層傳導。


  最近,經濟ke來到此次整治風暴的中心——華達公司,沿著廠區圍牆轉了一圈發現,圍牆內全無機器和生產線,廠區內只剩下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土坑。

  按照新沂市發改委負責人的說法,“這不是簡單的拆卸,而是’掘地三尺’,徹底清除機器設備、廠房、所有的生產資料和產成品,全部銷毀砸爛當作廢舊物資拉走。”

  “地條鋼”的“大限”被明確定為2017年6月30日,此為今年鋼鐵去產能的“紅線”。

  5月,18個部委在全國範圍開展專項督查活動,兵分九路,對已上報存在“地條鋼”企業的29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進行督查。

  中央如此力度,地條鋼已成強弩之末。“地條鋼”廠老板們感慨說,“現在徹底不行了,這次中央動真格了。”

  兩天前,發改委發言人稱,“目前各地排查發現的’地條鋼’產能已全部停產、斷水斷電,正按照’四個徹底拆除’的要求,將’地條鋼’取締到位。”

  至此,這場歷時15年的淘汰行動終近尾聲。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