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世界唯一“深坑酒店”開業 中國再造建築奇跡(圖)[詳細]
  • 紐約法拉盛雙尸案華裔嫌犯自首[詳細]
  • 兩名中國“運毒女”的同罪異命︰一人無罪 一人死刑[詳細]
  • 身價過億卻表演"借錢繳費"?馬蓉連續發文曝王寶強"實錘"[詳細]
  • 馬蓉曬王寶強委托書否認轉移財產:看到底誰是孫子[詳細]
  • 中國正面臨一個“大難題” 這個非洲國家說︰向我們學習[詳細]
  • 巴新最高標準公路通車︰中國援建 11個月建成[詳細]
  • 泰普吉沉船"鳳凰號"打撈出水 中國使館要求加快原因調查[詳細]
  • 眾多科技產品閃耀深圳高交會(圖)[詳細]
  • 與湖人球星吃大餐何體驗?數百孩童享感恩福利[詳細]
  • 從耗能到產能 中國建築光伏一體化項目正式投用[詳細]
  • 藤校家庭走出的國際象棋大師︰象棋讓我直面輸贏[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項俊波的反轉人生:打過仗負過傷 曾是鐵面審計官

美国中文网 2018年06月14日 18:41:00    

字號:

(原標題︰一審被控受賄1942萬,“鐵腕監管者”項俊波的反轉人生)

據新華社報道,6月14日,江甦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原主席項俊波受賄一案。江甦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項俊波直接或通過特定關系人楊光(另案處理)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942萬余元。

根據江甦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的指控,2005年至2017年,被告人項俊波利用擔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農業銀行黨委書記、行長、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等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承攬、案件處理、貸款發放、資質審批及職務晉升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直接或通過特定關系人楊光(另案處理)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942萬余元。

新華社報道報道稱,庭審中,公訴機關出示了相關證據,項俊波及其辯護人進行了質證,控辯雙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發表了意見,項俊波還進行了最後陳述,並當庭表示認罪、悔罪。庭審結束後法庭宣布休庭,擇期宣判。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被查,這是本輪反腐以來,保險監管系統乃至整個金融系統落馬的最高級別官員。

2017年4月9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稱,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當晚,保監會將項俊波的名字從領導欄撤下。

從1996年起,項俊波開始在審計、金融系統內任職,並在一些職位上以“鐵腕”監管的形象見諸報端。

“遇到最困難的時候,想起1979年,30年前跟我同歲的22歲,21歲,18歲的戰友,都長眠在陣地上以後,現在再有什麼問題覺得不是什麼很大的困難。”在農行董事長任上,項俊波接受《問答神州》采訪時談道。

從審計署、人民銀行到保監會,這位“鐵腕”金融監管者的人生在被組織審查後陷入反轉。

曾是鐵面審計官

項俊波的人生經歷頗為豐富。據公開報道,1957年出生的項俊波,早年曾參軍入伍,奔赴過老山前線。在戰爭結束後,項俊波有機會被推薦到軍校深造,但他選擇參加剛恢復不久的高考,並報考了中國人民大學財經系。

審計系統是項俊波進入金融監管的重要一站。資料顯示,項俊波在1993年出任南京審計學院副院長,自1996年進入審計署體系,從審計署管理指導司副司長一路升至副審計長。

1999年,天津薊縣國稅局被舉報在稅收征管工作中存在嚴重問題,項俊波帶領工作組進駐薊縣展開審計工作。但由于案件牽涉極廣,工作人員遭到了當時國稅局局長的阻撓。

據報道,對方的恐嚇電話直接打到了項俊波在天津的家中,當時只有年幼的女兒在家。歹徒威脅說︰“你們這麼干下去,沒什麼好處,小心點!”然而,項俊波卻震懾住了對方︰“告訴你,我參過軍,打過仗,負過傷。你想干什麼就干什麼吧!什麼我沒見過?”

最終,薊縣國稅局虛開增值稅發票、侵吞中央稅款的犯罪事實不斷浮現,涉案人員受到查處。而在審計風暴中參與的這一大案,也讓項俊波在日後的媒體報道中時常被貼上“鐵面”審計官的標簽。

根據中國作家網公布的信息,項俊波筆名“純鋼”,200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還著有電視劇劇本《紫劍傳奇》、《曾國藩》等。

在結束審計系統多年的任職經歷後,項俊波隨後又輾轉銀行、保險等領域。保監會官網資料顯示,項俊波歷任過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農業銀行行長、董事長、黨委書記。而監察審計、控制風險方面的經驗和能力,也隨著職務調動常被媒體提及。

2003年,中銀香港爆出腐敗丑聞,在2004年調任人民銀行副行長時,便有聲音稱項俊波任職可加強金融系統自身風險防範,防止銀行業內部腐敗的蔓延。

鳳凰《問答神州》也曾刊登對時任農業銀行董事長項俊波的專訪。2007年,農行發生邯鄲金庫案,項俊波在三月後赴任農行,進行基層考察。項俊波 稱,當時組建將近一千人的審計隊伍,同時對五個省份進行地毯式審計。“請外面的一些咨詢單位,化妝成顧客,專門去刁難你,就是存錢,取錢或者甚至跟你找茬 收拾你,看你的服務態度,讓他們來打分。”

激增的保費與失控的險資

2011年10月,項俊波被調任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黨委書記。

任職保監會主席之初,不乏有項俊波將“鐵腕整治”帶到保險行業的聲音。據報道,項俊波從農行董事長轉任保監會主席之時,保險業正告別高速發展的時代,陷入瓶頸期。

數據顯示,2012年全行業保費收入1.55萬億元,增速為8%。項俊波稱,這是保費增長速度首次降至個位數,與近20年來超過20%的平均增速形成了明顯反差。他同時表示,2013年可能是保險業發展最為困難的一年。

面對這一趨勢,2011年,項俊波確立“放開前端、管住後端”的監管思路。次年6月初,保監會下發13項保險投資新政的征求意見稿,涉及股指期 貨、金融衍生品等眾多領域,並為險企投資管理部門相關負責人詳細解釋新政規則。2013年,項俊波在《財新》采訪時表示,“實行過去的資金運用監管模式, 對防範保險資金運用風險有一定作用,但行業可能因此被管死,相比而言這是更大的風險。推進資金運用機制的市場化改革,對保險業來說是從根子上解放和發展生 產力,改比不改要好,早改比晚改要好,大改比小改要好。”

除了放開保險資金運用之外,近年保險公司審批的速度也有加快的趨勢。從2013年開始,保監會“放行”保險公司籌建的速度逐年抬升,2013年至2016年,保監會每年批準新設立的保險公司和保險資管公司數量分別為6家、11家、13家和20家。

這一舉措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保險市場發展,但另一方面也為保險資金此後的“失控”埋下隱患。

在項俊波任職保監會期間,保險業規模保費再現快速增長的局面。保監會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保費收入從2011年的1.4萬億元增長到3.1萬億元,年均增長16.8%。

而在此期間,以投資驅動負債的模式,不少中小型險企“崛起”,借助諸如萬能險等在內的中短存續期產品狂攬保費,再用保費大肆舉牌,控股上市公司。這也引發繼銷售誤導之後,外界對保險業的又一輪質疑。

項俊波曾在2016年兩會上表示,“股東不能把保險公司作為‘提款機’”。

為了減少風波影響,2016年以來,保監會先後出台包括降低保險機構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將險企權益類投資上限降至“救市前”20%的投資比例等政策在內的“監管風暴”,項俊波也對外表示“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稱自己是“保險最大的推銷員”

“口才好”是一些接觸過項俊波的人士對他的印象。而除了對保險市場風險的治理,項俊波多次在公開場合為保險行業形象聲援,並出台了一些細化的措施。

“到保險業快三年了,走一處講解一處,我成為了保險最大的推銷員。政府和市場對保險的了解還是太少。”項俊波曾在2014年保險業發展年會上表示。

據媒體報道,項俊波到任保監會之初,就曾指出,保險業的社會形象存在著“消費者不認同,從業人員不認同以及社會不認同”的問題。2015年,項俊波曾在復旦大學校慶系列活動中做公開演講,並提及自己接到保險推銷電話的經歷。

“我也接到過保險公司的推銷電話。我在電話里說,你就別打啦,我可是保監會的。可是小姑娘很敬業很堅持,在電話里繼續問︰您是保監會的哪一位領導啊?”項俊波彼時表示,保險行業形象確實有問題,但是其實,保險不是大家說的那個樣子的。

在2016年接受鳳凰衛視采訪時,被問到保險電話騷擾的問題,項俊波表示,“有,但現在很少,現在是你打可以,但你要說你是賣保險的,人家把電話掛了你就不能再打了,如果有人投訴你就要查你公司。”

2013年7月,全國保險公眾宣傳日儀式啟動,項俊波在會上表示,“從今年開始,我們將在每年的7月8日,開展全國性的保險公眾宣傳活動。”

新京報記者在每年的保險監管工作會議上注意到,項俊波曾多次公開回應過媒體熱點問題。

2013年保險監管工作會議前夕,保監會頒布了《保險銷售從業人員監管辦法》,提出從當年7月1日起,跨區銷售保險須大專以上學歷。《辦法》印 發後,有媒體曾提及“低學歷業務標兵”如何安置的問題,項俊波隨後在保險監管工作會議上專門表示,稱學歷“一刀切”系誤讀。此後,對險資投資創業板等問 題,項俊波也公開作出過回應。

項俊波還曾就保險業的形象問題專門提醒過下級監管部門,2013年,上海泛鑫保險公司的美女高管陳怡攜款外逃,在次年的保險監管工作會議上,項俊波即向下級監管部門負責人提出,“(外界)一說到美女高管,花邊新聞就出來了……各地監管部門一定要敏感。”

在此次被查前三天,2017年4月6日,項俊波還以保監會主席的身份,出席了中國保監會與中國地震局戰略合作協議簽訂儀式。這或許是他最後一次在外界面前“展現”自己及保險業的形象。

【項俊波“語錄”】

●這幾年,少數公司進入保險業後,在經營中漠視行業規矩、無視金融規律、規避保險監管,將保險作為低成本的融資工具,以高風險方式做大業務規模,實現資產迅速膨脹,完全偏離保險保障的主業,蛻變成人皆側目的“暴發戶”、“野蠻人”。

●要讓那些真正想做保險的人來做保險,決不能讓公司成為大股東的融資平台和“提款機”,特別是要在產融結合中築牢風險隔離牆。

●目前國內保險公司參股或控股銀行、證券、基金等非保險金融機構的案例越來越多,綜合經營的範圍不斷擴展,業務和風險結構趨于復雜,關聯交易增多,風險交叉傳遞的可能性加大。

●始終堅持“保險業姓保”,推動保險業實現跨越式發展。始終牢記“保監會姓監”,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