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中國足協不再持有中超股份 退出日常管理[詳細]
  • 全美9月零售額意外下滑拖累美股[詳細]
  • 千里沅江第一條過江隧道在湖南建成通車[詳細]
  • 諸多“大國重器”亮相“中國海洋第一展”[詳細]
  • 楊安澤懟沃倫︰你的提議早過時了[詳細]
  • 被盜竊搶劫多少錢才應該打911報警?警察說...[詳細]
  • 一代中國羽球女皇韓愛萍辭世享年57歲 培養眾多世界冠軍[詳細]
  • 中國前三季度GDP為69.78萬億元 同比增長6.2%[詳細]
  • 2019中國前50位女富豪出爐︰近7成白手起家 平均32歲創業[詳細]
  • 原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回母校復旦大學 視察管理學院[詳細]
  • 回應中美磋商進展 北京︰最終目標是取消全部加征關稅[詳細]
  • 中國經濟三季報18日將揭曉 GDP等4大指標表現如何?[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卡戴珊自曝在律所實習…不想當總統的律師不是好明星?

美国中文网 2019年04月11日 05:03:00    

字號:


美國中文網據今日美國報道 話題女王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周三接受時尚雜志《vogue》專訪時透露,她的下一個人生目標是︰成為一名律師。


作為真人秀明星和商人的她又將擁有一個新的頭餃,她稱自己想要成為律師的想法來源于她此前成功說服總統川普,使其赦免63歲的非暴力毒品罪犯愛麗絲約翰遜。


“我不得不對這個問題深思熟慮,”她說,並補充道“看到(約翰遜的案子)有一個非常好的結果”幫助她做出當律師的決定。


根據vogue的采訪,卡戴珊去年夏天在舊金山的一家律師事務所開始了為期四年的實習生涯,並計劃在2022年開始正式成為一名律師。


在美國的一些州,通過給執業律師或法官做學徒就可以成為一名律師,而不用通過大學獲得法律學位。卡戴珊說,她被要求每周記錄18個小時的監督學習。


“法學院的第一年你必須學習三個科目︰刑法,侵權和合同。對我來說,侵權是最令人困惑的,合同是最無聊的,而刑法我在睡夢中就可以學完了,”卡戴珊說。“第一次考試我得了100分。這對我來說特別容易。閱讀才是真正讓我難受的,它太耗時了。那些法律概念我在兩秒內就可以掌握。”


她當律師的想法已經得到了母親克莉絲詹納(kris jenner)的批準。


“我沒有預想到這件事的到來。她對待愛麗絲小姐的方式以及她如此期待那個結果的方式並沒有讓我感到驚訝,”詹納說。 “當你找到一些你熱愛的東西時,事情就變得不困難了,你不必想它,它就會發生。”



卡戴珊詳細解釋了她的決定︰


“白宮打電話給我,希望我對幫助改變赦免制度提出建議...我坐在羅斯福廳里,就像是一位審判罪犯和很多非常有權勢的人的法官,我坐在那里說,‘哦,(咒罵)。我需要了解更多。’”


38歲的卡戴珊繼續說道,“這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工作,它需要一群人,而且我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角色,但我只是覺得自己想要為那些向社會繳納了會費的人爭取權益。我只覺得這個系統可以變得不同,我想努力解決它,如果我知道更多,我可以做更多。”


卡戴珊還談到,盡管其他人都警告她應避免與總統川普會面,她還是選擇幫助約翰遜。


“當我決定去白宮的時候,每個人都告訴我,‘不要去,你的職業生涯會終結,你不能踏入那里。’而我說,‘我的聲譽比某個人的生命還重要?’衡量一下吧,”她說。“人們一整天都在談論(咒罵)關于我的事情。這只是另一個關于我與某個重獲新生的人之間的故事。”


川普于6月份赦免約翰遜,她立即從阿拉巴馬州的愛麗絲維爾聯邦懲教所獲釋。


此前一直有傳言稱卡戴珊有更大的野心--競選總統,可能是在2020或2024年。



很多美國總統都有過當律師的職業經歷,或有法律專業的學術背景,包括奧巴馬、尼克松、杰斐遜等多達20多位前總統,其中最有名的律師總統包括林肯、羅斯福和克林頓等。


卡戴珊在最初被媒體問及此事時的態度是,“我甚至都沒有想過這件事。”


但當記者提醒她“川普也成為總統了…這有可能發生”時,她回答道,“我知道,這也是坎耶(她的丈夫)愛他的理由,這代表了任何事都可能發生。我想永遠別說不可能吧。”


當時卡戴珊沒有回答“仕途很不好走”這個問題,但她說,“我永遠不會把稱自己是最政治的人,但是我知道在我幫助別人的時候,我的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



她的丈夫坎耶韋斯特(kanye west)此前也宣布自己有意在2024年競選總統。步卡戴珊的後塵,他也在10月份訪問白宮,他戴著“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引發了一場社交媒體風暴。


但卡戴珊說韋斯特沒有偏向哪個政黨。


“他並不代表任何一方。但他不想被告知他應該做什麼。這可能令人困惑。但我懂。我非常尊重的一件事就是他就是他自己,無論任何人試圖告訴他去做什麼,”她說。“我可以坐在那里哭︰‘哦,我的上帝啊!摘掉那個紅帽子!’因為他真的是最體貼最大度的人。不過我不再在意這些事。因為我曾經非常在意,以至于成為了我們關系中和我的生活中的一個問題。它讓我非常焦慮。”


她還談到了韋斯特與心理疾病的斗爭,並表示韋斯特在醫生們做出相互矛盾的評估之後選擇接受。


“對于他來說,接受藥物治療並不是一種選擇,因為這只會改變他這個人本身。”她說,並補充說他們“現在回到一個非常好的狀態”。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