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上海科學家發現新神經細胞︰它決定癢了之後撓還是不撓[詳細]
  • 加拿大公民在華被拘 境外非政府組織究竟慌什麼?[詳細]
  • 2018全球十佳摩天大樓︰中國四座大廈上榜美國三座[詳細]
  • "到處都是百元大鈔!" 新州運鈔車意外撒錢 過路司機停車撿錢車禍連連[詳細]
  • 中國影視行業泡沫退去 經歷“寒冬”會否涅重生?[詳細]
  • 中國宣布對美汽車暫停加征關稅3個月 特斯拉火速在華降價[詳細]
  • 李湘浴室首曝光 復古風裝修金碧輝煌超豪華[詳細]
  • 紐約地鐵白人女性持械攻擊華裔乘客被捕 曾有前科[詳細]
  • 又有14家美企簽約 第二屆進博會首展企業佔簽約總數近兩成[詳細]
  • 手機短信也要征稅?這項提案加州民眾這麼看[詳細]
  • 孟晚舟獲保釋第一天 有人送花送披薩[詳細]
  • “追”佛像的人︰章公肉身坐佛故里村民的二十年尋覓[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中國綜藝限薪令來了!單期單人不超¥80萬 一季不超¥1000萬

美国中文网 2018年09月27日 16:29:00    

字號:


據微信公眾號“北京日報”9月27日消息,繼網站平台與制片方發起的演員“限薪潮”之後,對藝人天價片酬進行限制的做法如今已經蔓延到了綜藝領域。

近日,新浪娛樂報道,“從知情人士處獲悉,接下來將嚴控綜藝節目藝人的片酬,每期節目藝人總片酬不能超過80萬,常駐嘉賓一季節目下來的片酬不能超過1000萬。”

根據記者調查,此次綜藝限薪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確有其事並已執行多時。此前演員天價片酬被限,還有聲音調侃“不演戲可以去賺錢快的綜藝”,如今看來,天價片酬最後的“避難所”——綜藝節目也將失去。

限薪標準遠低于市場價格

來自新浪娛樂的報道只是將綜藝限薪令從幕後推到了台前,據相關人士透露,對綜藝節目上藝人片酬的限制,其實早在兩月前就已通過官方紅頭文件的方式下發,各家電視台和制作單位應該都收到了,“目前在播的節目其實多多少少都屬于管控範圍。”

按照“限薪令”的標準,單期節目單人片酬不超過80萬元,常駐嘉賓一季節目總片酬不超過1000萬,這一紅線的確定相對于此前的片酬市場價來說,確實有著明顯差距

根據業內公認的標準,一般綜藝節目根據量級大小可分為“s級”“a級”“二線”和一般節目等類型,其中“s級”對應的藝人片酬單集可達500萬元,以一季節目10期到13期來計算,藝人作為常駐嘉賓的總節目片酬至少在5000萬元以上;而“a級”節目大概總片酬在2000萬元上下,二線節目為數百萬元,一般節目為數十萬元。

這個片酬標準還只是一般情況,如果遇到藝人相對熱門,或者是綜藝首秀,相關片酬還會水漲船高。

以此前公布過的幾檔熱門綜藝節目為例,範冰冰在《極速前進2》中的報價為6000萬元一季,徐崢參加《食在諉途》的單期片酬為600萬元,算下來一季節目的總片酬達到7500萬元。“台灣歌手張惠妹也很搶手,片酬高達7000萬元,在報價單中備注為‘四季度三個音樂綜藝在搶人’。此外黃渤拍攝《極限挑戰》的片酬是4800萬元/季,黃磊則為3000萬元/季,還有藝人參加綜藝是按天或者按期計算的,如劉燁參加《爸爸去哪兒》是450萬元/天,林青霞參加《偶像來了》則是240萬元/期。”

綜藝節目未來可能減產

藝人的影視劇片酬其實和綜藝片酬常常有聯動效果。微博認證為“資深綜藝節目制作人”的博主曾在去年曝光過新興藝人黃子韜和張藝興的片酬,並指出黃子韜在參加完湖南衛視綜藝節目《真正男子漢2》後,電視劇片酬從原來的兩三千萬元直接飆升至7000萬元;而張藝興在參加了綜藝節目《極限挑戰》後,電視劇的片酬也達到了8000萬元。

此前,針對影視劇演員片酬,三大視頻網站和六家電視劇公司聯合發布聲明,共同抵制藝人“天價”片酬,並限定“單個演員的單集片酬(含稅)不能超過100萬元,總片酬(含稅)不能超過5000萬元”。

聲明發布後影視劇市場冷卻,但卻也出現了藝人虛報低價實則不接新項目的情況。同時,也有聲音指出,演員不拍戲照樣可以接綜藝賺快錢,甚至“輕輕松松上綜藝玩游戲的收入,也能抵上辛辛苦苦在劇組演三個月戲”。

因此,這次綜藝限薪令的下發,不難看出是希望對國內藝人高片酬的現狀進行徹底整治。有消息人士指出,由“陰陽合同”引起的查稅風波其實早就從影視劇波及到綜藝節目,業內收到消息,相關稅務部門未來也會介入,“只是具體時間和方式還不確定。”

行業觀察者、“冷眼看電視”創始人楊智帆表示,不少影視劇劇組因為無法確定演員定價,新的納稅方式怎麼走賬都不確定,目前都不敢開機,直接導致明年電視劇產量可能有所下降,“綜藝方面未來可能也會有同樣的效果。”

“限薪令”或成形式主義

對那些習慣了高片酬的藝人們來說,影視劇和綜藝的全面限薪顯然算不上什麼好消息。但是限薪令能否落實,業內也是普遍存疑。

楊智帆就指出,一定時期內形成的市場價格居高不下,僅僅依靠行政指令其實很難調節,尤其是落實到執行層面,到底是演員自降片酬,還是制片方不再出高價,雙方往往處于拉鋸戰中。

根據《2017年騰訊娛樂白皮書‧綜藝篇》統計,2017年省級衛視周末晚間檔季播綜藝共105檔,數量與去年基本持平,但在2017年度衛視季播綜藝收視率top10中,包括《奔跑吧》《王牌對王牌2》《跨界歌王2》《向往的生活》《歌手》等在內的大半節目,幾乎都需要大量明星參與。

楊智帆表示,這兩年綜藝市場爆發,藝人成了稀缺資源,片酬上去了就降不下來。面對新的綜藝限薪令,不排除有制片方會選擇賬面片酬符合標準,但以其他形式補足藝人的方式。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如果不從根上解決,片酬下降基本沒戲。”影視評論人“納蘭驚夢”指出,制作單位本來就是攻守同盟,“一方面希望演員降低片酬以減少預算,另一方面又需要明星加入來保證未來的收視率和賣劇收入,但在整體市場價格居高不下時,指望藝人自降片酬並不現實。”

在他看來,不管是影視劇還是綜藝節目,只要目前的內容生產依然是圍繞明星來展開,“限薪令”就還是形式主義。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