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習近平就巴基斯坦發生嚴重恐怖襲擊事件向侯賽因致慰問電[詳細]
  • 美301調查指責中國“佔便宜” 中國外交部︰美國一直做虧本買賣?[詳細]
  • 兩天前的國際會議上,近2000個問題“為難中國”?真相來了——[詳細]
  • 川普坐在這張椅子上拍照引發不滿[詳細]
  • 華人律師莫虎︰已起訴周立波誹謗 索賠1000萬美元[詳細]
  • 奧巴馬卸任後首次重返肯尼亞 這次是去干嘛呢?[詳細]
  • 莫虎︰已起訴周立波誹謗 索賠$1000萬[詳細]
  • 誰將這位副局長的微信群聊天記錄發上網的?[詳細]
  • 習近平集中會見3撥重磅客人,信息量很大![詳細]
  • 雙普會︰招牌式遲到+新座駕亮相,普京“暗中較勁”川普?[詳細]
  • 知名男演員深圳租車赴機場遇警方盤查 司機竟是在逃嫌犯[詳細]
  • 港媒︰轟-6K將首次參加海外軍演,目的地是這里——[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財經界年度作死王“傳奇”︰霸佔救命藥提價55倍

2015年12月31日 17:53:00    

字號:

  新浪美股北京時間31日晚特稿 如果要評選2015年度的財經界“不作不死冠軍”,估計美國人史克雷利會毫無懸念地勝出。他在今年9月大作了一把,成為全美甚至是全世界有良知者“最憎恨的人”。然後,他被抓了,雖然罪名表面看與“年度之作”毫無關系。下面是這位80後基金經理的“傳奇”。

  恣意抬高抗艾滋病藥價的黑心藥企老板馬丁-史克雷利(Martin Shkreli)被捕了!一夜之間,這條消息登上美國各大財經媒體的頭條。拍手稱快者有之,熱嘲冷諷者有之,更多人稱之為報應。這位其貌不揚、看似“乳臭未干”的年輕藥企經理被捕為何能激起如此大的反響,想必和他今年9月將一種艾滋病治療藥物“任性”地提價5500%脫不了干系。

  實際上,他的這次被捕和狂提藥價真沒有關聯,至少聯邦調查局是這樣說的。

  被捕前,史克雷利已因為這次提價行為被BBC稱作“全美國最恨的人”,在美國本土他更被斥為“人渣”、“垃圾怪獸”、“道德破產的反社會分子”等,下面咱就扒一扒這個炒藥如同炒股的華爾街“惡棍”、醫藥界“毒瘤”的故事。

  全美最招人恨的黑心奸商被捕了!

  美國當地時間12月17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逮捕了娃娃臉長相的圖靈(Turing)醫藥公司CEO史克雷利,罪名是證券欺詐。

  這位現年32歲、一向傲嬌的藥企CEO被控在經營旗下基金時接連虧損,卻未如實告知投資者,更糟的是,他還非法挪用旗下一家公司的資產來填補另一家公司的債務。紐約布魯克林區聯邦檢察官Robert Capers指出,史克雷利實際上是以“龐氏騙局”手段經營公司。

  FBI官員17日晨6:30左右在史克雷利位于曼哈頓的家中將其逮捕。在提供500萬美元保釋約定後,史克雷利走出了FBI總部大樓,面對他的,是一大群蜂擁而至的記者。

  美國聯邦起訴書及美國證交會(SEC)的訴狀顯示,這位曾被普遍看好的藥界“神童”在開始管理自己的基金時便陷入虧損。在25歲時,他說服9位投資者籌得300萬美元資金,而在某一時間點這些錢僅剩331美元。

  證券欺詐在華爾街並不罕見,而史克雷利案涉案金額遠不及金融巨騙麥道夫的九牛一毛。而其照樣引起如此高的關注度,不得不說這和史克雷利挑釁美國社會底線的“狂提救命藥價”,以及出身卑微靠個人“奮斗”取得“成功”的歷史有關。

  將救命藥價哄抬5500% 前第一夫人希拉里怒了

  這位前對沖基金經理成為眾矢之的,一切都源于今年9月的一次哄抬藥價︰他創立的圖靈制藥以5500萬美元的價格,買斷了一種叫達拉匹林(Daraprim)藥物的生產權。這種治療弓形蟲病的藥物可用于幫助艾滋和癌癥病人抵抗寄生蟲的感染,早在上世紀50年代就被研制成功並上市,其專利早已過期;過去幾年該藥品的權益就像中國的學區房一樣幾經倒手,僅今年就轉手了兩次。

  達拉匹林原本每粒 13.5美元的價格一夜之間飆升到750美元,而這個有著六十多年歷史的“老藥”的成本不過1美元。

  此舉立刻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招致各方口誅筆伐。多位議員、醫學組織甚至總統參選人都強烈抨擊,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將史克雷利稱為“被寵壞的壞小子”;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拒絕了史克雷利2700美元的競選捐款,並將其投給了艾滋病門診,其競選團隊發言人稱,不會使用這位“來自貪婪藥企的海報男孩”的資金。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第一夫人希拉里也發聲譴責,並稱將設法阻止制藥公司尋求暴利。

  漲價有理︰制藥不賺錢,哪有錢研發新藥;利潤最大化是我的首要職責

  更犯眾怒的是,史克雷利在接受采訪時對提價顯得理直氣壯,稱這個藥就該賣那麼貴,藥企也要用利潤來做更多的研發。他表示,過去達拉匹林售價太低,一年能產生的營收才5百萬美元,“在地球上你很難找到年營收才500萬美元的藥企還能賺錢。”

  在接受彭博電視的采訪時,史克雷利辯稱,“把阿斯頓-馬丁跑車賣個豐田車的價格,我不覺得這是犯罪。”

  其他一些藥企雖然也采取過類似的舉動,提高特定需求藥品的價格,但很少像史克雷利這樣如此公開並毫無悔意地進行辯解。

  各方壓力下,起初史克雷利還有些屈服,稱將把藥價減低到患者“可接受的水平”,但很快便出爾反爾宣布︰我就是不降價。

  上個月也就是11月,希拉里再一次嘗試敦促他降低藥價,而史克雷利僅在推特上以“呵呵”(LOL)進行回應。

  12月在紐約召開的福布斯峰會上,這位身著連帽運動衫的藥企“奇才”再次語驚四座,“如果可以的話,我本來可以將藥價提更高…我的首要職責便是盡可能多地賺取利潤,股東希望我能將利潤最大化”。

  “沒有人願意挑明,沒有人對此感到自豪,但這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有著資本體系和規則,我的投資者希望我能將利益最大化,而非最小化。利潤不能增長50%,70%,而是要增長100%,這就是我們在商業課上被教的內容。”

  他進一步辯解稱,“這個社會不會因為你違反信托責任而將你送入監獄,我十分尊重法律。特拉華州法律明確規定,你必須將股東的利益最大化。”

  史克雷利的“奇葩”故事遠不止這些,其自負和自吹的言行令其公眾形象進一步受損。史克雷利酷愛說唱樂,美國知名嘻哈組合“武當派”(Wu-Tang Clan)曾秘密錄制了一張專輯《少林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Shaolin),全世界僅發行一張,而史克雷利成為該孤本的買家,雖然史克雷利並未透露具體的購買金額,但據知情人士透露,通過競拍他最終支付了200萬美金,而這張專輯也成為“史上最貴專輯”,而這些錢,很可能就是來自救命藥的暴利。

  藥價風波使得史克雷利的名聲一落千丈,全民對其口誅筆伐之際,“武當派”也趕緊撇清與史克雷利的關系,其中一名成員表示,今年5月出售專輯時,史克雷利哄抬藥價的劣行還未曝光,現在他們打算把200萬美元中的大部分捐給慈善機構。

  另外,史克雷利還頻繁在推特及留言板上發言、秀自拍並大肆鼓吹自己的商業理念、音樂品味及政治意見。比如,作為阿爾巴尼亞移民的後裔,他曾在推特上稱︰“你們知道我是阿爾巴尼亞人嗎?我是地球上最成功的阿爾巴尼亞人!”

  根本停不下來!瞄準下一個目標︰妖股3個交易日暴漲1800%

  達拉匹林漲價丑聞曝光還不到兩個月,這個貪婪的年輕人又準備如法炮制,醞釀操作下一個暴漲的藥品了。這次他瞄準的是苯並乙唑(Benznidazole)︰一種治療急性南美錐蟲病的首選藥,而上市制藥公司KaloBios獲得了該藥許可。

  11月19日,這家名不見經傳的KaloBios公司股價一日飆漲402.42%。KaloBios公司前一日晚宣布,史克雷利及其聯合企業收購了公司超過50%的股份。美國證交會(SEC)的資料顯示,史克雷利在當周前兩天購入KaloBios股票的價格在0.61-2.43美元之間。

  而就在史克雷利購入KaloBios股票前一周的周五,該公司剛宣布將縮減運營、清算資產,因公司現金正在耗盡,正在進行的兩種藥物的研發也將停止。

  上述公告發布後,KaloBios股價在隨後的周一跌至紀錄低點0.44美元。正在這家公司生死存亡的關頭,這位“華爾街前神童”登場了。

  史克雷利通過聯合其他投資人,購入KaloBios一半以上股權,並出任公司CEO。KaloBios在11月18日的收盤價是2.07美元。史克雷利入主消息公布後,周四收盤價飆漲至10.30美元,周五收盤漲至18.25美元,而到隔周周一,股價繼續飆漲收盤報39.50美元,盤中一度升至紀錄高點45.82美元。

  短短三個交易日,KaloBios股價上演“夢幻”行情,按收盤價計漲幅達到令人目瞪口呆的1808%。面對這位“奇才”的入主,所有炒家都瘋了,要知道在美國往往只有特異新藥過審才會有這麼瘋狂的行情。

  一段奇葩的插曲

  KaloBios股價飆漲對那些根據常理做空該公司的投資者無疑是致命一擊。一位小交易員就在網上曬單訴苦,尋求捐款幫助。該交易員在11月18晚通過券商平台持有KaloBios公司3.7萬美元的空單,一覺醒來後爆倉,還欠下券商超過10萬美元。令人稱奇的是,9小時內還真有45人為他捐了1506美元。

  從“華爾街神童”到“全美最憎恨的人”︰天才還是魔鬼?

  史克雷利生于1983年4月1日,是阿爾巴尼亞和克羅地亞移民的後代,父輩為看門人,他在布魯克林一個工人階層社區長大。起初,史克雷利的成功更像是標準的美國夢,但後事證明這或許是一場幻夢。

  在曼哈頓一所著名高中輟學後,他在知名股評人吉姆-克拉默(Jim Cramer)旗下對沖基金謀得實習生的位置,當年17歲的史克雷利很快便以買賣股票的能力嶄露頭角。後來,他創立了自己的對沖基金,並自學生物課程。2004年,史克雷利獲得了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Baruch College)的商業學位,該校可是被美國人譽為“窮小子的哈佛”。

  此外,他開始專注投資于生物科技領域。2006年,23歲的史克雷利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個對沖基金︰Elea資本管理,但一年後基本虧光。該基金被雷曼兄弟公司起訴,被判賠償後者230萬美元,不過雷曼兄弟沒收到錢就在金融危機中倒掉了。2010年,史克雷利賠掉了投資者投給其麾下MSMB資本的300萬美元。

  據美國監管機構的資料,2011年史克雷利押注Orexigen治療公司的股價將下跌,結果押注失敗,欠下經紀商美銀美林700萬美元;史克雷利無法償債,最終他被迫解散MSMB資本,並支付135萬美元與美銀美林和解。

  監管機構稱,上述協議中的部分賠償金就來自史克雷利的下一家公司。在MSMB資本倒閉後,史克雷利又創建了MSMB醫療公司,並設法從13位投資者那里獲得了500萬美金。據美國SEC的指控,他自己從中獲得的好處“遠超”規定的1%管理費及20%利潤獎金。

  後來,史克雷利利用MSMB醫療的資金投資于Retrophin公司,後者是他于2011年創辦的公司,專注于罕見病藥物。檢方稱,盡管Retrophin“沒有任何產品和資產”,史克雷利仍對其進行投資,而後他又用Retrophin的“資產”償還對沖基金憤怒的投資者。

  而史克雷利對此全盤否定。據他委托發布的一份聲明,他確信所有對他的指控都將取消。他同時否認了針對MSMB諸實體的指控,他表示該事涉及檢方和SEC未能理解極其復雜的會計問題。

  史克雷利的委托聲明還特別指出,聯想到史克雷利此前高調的爭議性行為,監管各方選擇在此時公布所有指控及調查結果“並非巧合”,這是借機報復;政府稱史克雷利涉及龐氏騙局,但騙局受害者都沒有賺到錢,而史克雷利的投資者獲得了超強回報。

  2015年2月,在被Retrophin掃地出門後,史克雷利創辦圖靈(Turing)制藥公司。在他創辦圖靈不到一年的時間後,他便獲得9000萬美元的資金。公司采取了相同策略,收購藥物然後提價,其中就包括引起巨大爭議的達拉匹林。

  以下是按時間順序,對史克雷利奇葩投資人生的一個簡單總結,從中也可以看出其高調張揚的行事風格︰

  2000年左右︰17歲的史克雷利成為當今CNBC著名財經主持吉姆-克萊默麾下公司的實習生,他曾正確預測到生物科技股的暴跌。

  20世紀初期︰成立對沖基金,做空就做空,他還借助一切機會對其做空的公司大放厥詞。

  2009年前後︰成立MSMB資產管理,但交易失誤損失慘重,欠下美銀美林巨額債務。

  2011年2月︰成立生物科技公司Retrophin。

  2014年9月︰被Retrophin董事會免去CEO職務,史克雷利隨後發推文稱董事會“傻B”。

  2015年2月︰成立新公司圖靈,不僅通過收購“老藥”並大提價的辦法賺錢,還通過引發眾怒導致相關公司股票下跌而自己提前做空來牟利。

  2015年8月︰被Retrophin起訴,索賠6500萬美元,稱其利用公司資產償還前期基金的投資者。

  2015年9月︰將艾滋病藥物Daraprim一舉提交55倍觸犯眾怒,遭全美聲討。

  2015年10月︰紐約市首席檢察官調查Daraprim的定價和銷售問題。

  2015年11月︰史克雷利為首的財團收購KaloBios大部分股份,預示他可能大幅提高南美錐蟲病藥物的價格。

  2015年11月5日︰面對前國務卿希拉里對其藥物定價策略的批評,史克雷利發推文“呵呵”回應。

  牆倒眾人推︰公司股價暴漲後暴跌 納斯達克威脅要摘牌

  被捕後,史克雷利向布魯克林聯邦法庭申辯自己無罪,在獲保釋後他發推文稱,“我相信我會獲勝。對我的指控毫無根據,沒有法律依據。”

  在史克雷利以證券欺詐的罪名被捕後,圖靈制藥便發布公告稱,史克雷利已辭去CEO一職,將由董事會主席Ron Tilles臨時代替。而其同時擔任CEO 的KaloBios公司也在21日發布公告,在17日史克雷利涉嫌證券欺詐被捕的當天已免去他的職務,其同時辭去了董事職務。

  史克雷利被捕消息傳出後,KaloBios的股價盤前便狂瀉53%至11.03美元,後暫停交易。資料顯示,截至12月24日史克雷利仍擁有該公司超過50%的股份。

  屋漏偏逢連陰雨,KaloBios 12月23日公告稱,已收到納斯達克[微博]的告知函,依據交易管理方的“自由裁量權”,KaloBios將被摘牌退市。

  納斯達克提及了公司前CEO史克雷利面臨刑事指控和被捕;公司前法律顧問Evan Greebel同樣被捕和遭指控,以及美國SEC對史克雷利和Greebel的民事指控。納斯達克同時表示,KaloBios未能及提交截至9月30日的季報,此舉構成了敦促公司退市的另一個理由。

  KaloBios的股票自17日史克雷利被捕當天叫停後就沒有恢復交易。最新消息是,北京時間30日美國當地時間周二,KaloBios發布公告稱,針對納斯達克對公司的“摘牌”警告提出上訴,並將在2月25日舉行听證會。看來,這家藥企的命運還是前途未卜。

  史克雷利的被捕為何如此備受關注?

  很難說史克雷利的“大提價”是醫藥界的最後一樁,若沒有此次被捕事件,他運作的第二家公司KaloBios很可能在不遠的將來重演“驚天大提價”。

  實際上,史克雷利的提價行為不是首例,也勢必不會成為最後一例。他的所作所為正是制藥業司空見慣的手法︰越來越多的藥企將目標瞄準專利已過期的“老藥”,特別是那些罕見疾病的特效藥,然後大幅提價,這似乎已成為一種“行業趨勢”。

  例如抗肺結核藥物︰環絲氨酸(Cycloserine)被Rodelis制藥公司收購後,價格從一片20美元漲到360美元;激發眾怒後,Rodelis被迫在今年9月宣布放棄對該藥的權力。威朗制藥(Valeant)從馬拉松制藥(Marathon)收購治療心髒病藥物Isuprel後,將價格上調525%,要知道這種藥本來就是馬拉松制藥從別的公司買來的,買來後已將藥物的價格提高了五倍。Questcor 制藥將治療多發性硬化癥藥物Acthar的價格從一瓶1235美元提高至29000美元。

  藥企都在提價,看起來史克雷利的做法並無太多新意,但其行為招致全社會口誅筆伐的原因就在于,他完全沒有一個企業家應有的“氣質”,他居然一下子就把達拉匹林的價格抬高55倍。美國主流藥企每年將治療癌癥、糖尿病和高膽固醇等疾病的藥物價格提高10%或更高是常事,但還沒有企業以如此令人瞠目的增幅提價。此外,提價就提價,史克雷利還特別高調地逼逼叨,激起更大的公憤也不可避免。當然,高調逼逼是他做空策略的一個組成部分,我就是要激起全社會的仇視。

  近年來,美國制藥業和政府及大眾的關系一向十分微妙,近5-10年藥價的增長引起很多患者和政客的不滿。制藥業一直被認為是暴利產業,資本雄厚,對國家政策影響過大。很多消費者組織和政客需要制藥業出現一個可以攻擊的靶子,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史克雷利從天而降,真是“恰逢其時”,no zuo no die !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