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美國再發槍擊案 老布什心髒醫生連中兩槍不幸身亡[詳細]
  • 改“中國台灣”期限只剩4天 美國航企忙與白宮協商[詳細]
  • 台灣“獨派”突襲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遭潑紅漆[詳細]
  • “世界最年輕部長”︰90後的牛津女碩士[詳細]
  • 美國大豆價格跳水,市場都被這些國家搶走了[詳細]
  • 美國提案“重新審查中國WTO成員國身份” 被70個成員一致否決[詳細]
  • 川普閱兵式計劃︰5千人50架飛機 百輛車百匹馬[詳細]
  • MH370又現新解讀︰一切或因機長缺氧來不及求救[詳細]
  • 部落中最後一名幸存者︰巴西雨林中男子獨居22年[詳細]
  • 伊朗剛剛釋放了一個重磅消息,這次,川普被羞辱的不輕![詳細]
  • 燒掉2.5億也不賣給你!Burberry這把火背後的真相觸目驚心[詳細]
  • 普京送給川普的那個足球 正在接受安檢……[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中國公民攜“抗癌藥”入境印度被捕 細思極恐的反操作

美国中文网 2018年07月10日 10:02:23    

字號:

據印度媒體報道,今年6月20日,一名中國男子在印度首都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國際機場因攜帶大量的抗癌藥入境被捕。雖然在南亞涉及各國的海關案件時有發生,但本次案情最蹊蹺之處在于,印度是全世界聞名的廉價抗癌靶向藥生產基地,被稱為“世界藥房“。既然如此,為何會有人從中國攜帶如此海量的抗癌藥進入印度,進行反操作?

新聞報道網頁

真實還是部分真實?

“剛看完,足足哭了一個小時,患者還是不要看了,我們這些經歷過的人,去看很難控制情緒。”病友群里因為某部電影炸開了鍋。有人勸慰︰“躲過了以前慢粒致命的結局,還有什麼不能看開的?”病友們看法不一,有人認為讓大眾關注這個群體是好事情,有望讓藥價進一步降低;有人擔心如果大家過度關注會導致關閉了這個通道;有人則認為電影只是反映了生活中的部分事實。

樂樂(化名)在病友群中的發言︰我覺得還是不要去看了,看了以後很難過,心里悶得慌,一晚上沒睡好,呂受益的結局是注定的,也是現實的,很多人避免不了。相比他們,我們是幸運的,這個抗爭的過程已經有人做了,但是目前經濟負擔依然是很多病人痛苦的根源,尤其是農村患者,每年一兩萬的藥費可能是他們全家的收入;張院士這樣的人肯定依然存在;藥品實際成本與市場需求的矛盾有改善但還是有待提高,現實並不是電影最後說的“假藥”根本沒人買了,因為已經進醫保。很大部分人進醫保還是吃不起,電影把這個病群呈現在大家面前,更多的是反映了之前的生存狀態。

印度代購真的這麼簡單嗎?

印度代購腫瘤藥的情況,主要集中在2005年-2010年,當時需要服用進口基因靶向藥物的患者中,大約六七成服用印度仿制藥。但現在,隨著藥價的下降和抗癌藥納入醫保,印度代購仿制藥的情況已經大大減少。不過,現在仍然存在著海外代購抗癌藥的情況,因為一些新的抗癌藥價格還是非常昂貴。在這些職業代購中,存在著不少欺詐行為,用真正的“假藥”欺騙患者。

有一事件值得注意,據印度媒體報道,今年6月20日,一名中國男子在印度首都德里的英迪拉‧甘地國際機場因攜帶大量的抗癌藥入境被捕。印度海關官員在聲明中稱,該嫌疑人是從中國抵達印度後在安檢時被截獲的。這名中國公民的隨身物品及行李中約有市場價值1190萬印度盧比(約合119萬人民幣)的抗癌靶向藥品,明顯不是自用已涉嫌走私,因此,被印度警方拘捕。

雖然在南亞涉及各國的海關案件時有發生,但本次案情最蹊蹺之處在于——印度藥品因為按當地法律無需繳納高額的專利費,是全世界聞名的廉價抗癌靶向藥生產基地,被稱為“世界藥方”。印度同類抗癌藥的價格與國內相比,往往只有幾十分甚至上百分之一。每年,都有大量的中國患者前往印度治療或購藥。那為何會有人從中國攜帶如此海量的抗癌藥進入印度呢?

我們從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長期旅居印度的人士處獲悉︰“大概在去年年中,有患者曾向我咨詢,聲稱在中國有生產抗癌藥的廠家與他聯系,這些仿制‘印度抗癌藥’價格只有印度本土生產藥品的十分之一不到,擁有相同外包裝,號稱在中國有大型生產線和倉庫,對外宣傳使用相同原料生產,療效也‘完全一致’。據說這些所謂‘原廠藥’在國內銷售火熱,主要購買渠道為社交軟件和搜索引擎上的網頁。由于在國內此類藥品生產準入門檻很高,人工、物流和原料成本亦遠高于印度,我不認為有正規廠商會冒著法律風險來生產銷售,當時以為只是誤傳沒有多想。如今細思恐極,人命關天呀。”

一位從事打擊假藥的知情人士透露,之前一直沒有案件去證明。從今年的3月份,在廣東打了一個地下窩點,所有的境外藥品全部是在中國這邊生產、包裝,然後生產完以後發往印度、孟加拉,再從印度、孟加拉那邊賣給中國患者。

其實像電影里說的有一個是真實的,作為印度當地的海關也好,他們的公安系統也好,他們的藥品也只允許在印度當地賣,包括他們的產量也是跟他們的銷售有關,比如說他有一百家藥店,一百家藥店拿貨,一個月拿十盒,那就是一千盒的量。我這個藥廠只能生產一千盒藥,沒有太多余的量去賣給其他國家的人。

所以這種藥品,會產生供不應求,很多人就會動腦筋,做假,從中國當地做。因為即使在印度當地做假藥也是要判重刑,他們就從中國這邊做好加藥,發到印度,再從印度賣給患者,對于患者來說沒法區分。

另外,該人士還指出,這些人甚至可以滲透到印度當地的藥店,也就是行話說的“洗白”。其實是藥房也存有這種“主觀意識”,他們從假藥渠道進貨,便宜,真假藥混賣,並沒有太大的風險。

作為患者來說,他沒有能力去區分這個藥是真還是假,他最多看,這個藥全是英文,是進口藥,沒法區分這是正品進口藥還是假冒進口藥。

和代購衣服鞋子包包不一樣,代購藥的試錯成本其實非常之高,因為病人能夠得到有效救治的機會只有一次。

電影中男主賣藥謀生還挺有底線,只賣確認有效的仿制藥給認識的人,賣家和買家在相互信任的小範圍活動來保證安全,不出人命。現實里病人私下購買來的仿制藥,質量也容易參差不齊的,仿制藥里有效成分不夠也會延誤病情,沒有辦法進行有效管理。

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柳光宇教授發表評論︰說到藥,事實上,救命藥的研發是當前最高端科技之一,需要比藥品成本價高出千倍的投入。這些天量投入應該讓誰來埋單?新藥生產工藝的知識產權保護期究竟要不要?如果每一種新藥都無償向第三世界國家公布,那麼西方發達國家還有誰會去投入新藥研發?應該由誰來控制價格,以免讓藥廠無利可圖而放棄或遲滯這類藥物的生產?廉價的仿制藥品應該如何管理?

如此等等,這些深層次的問題,無論如何都不會被普羅大眾所完全理解。所以,身為醫務人員的柳光宇教授,更擔心的是看完以後,芸芸眾生只看到醫生的見死不救,警察執法的無情和制藥企業代表的唯利是圖,而對上述這些個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的困局視而不見,雖然,影片很多地方都已經有了說明。

那麼在有限的資源下,我們是否還有其他的思路?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長章濱雲指出,腫瘤防治的國家戰略,靠精準醫療和靶向藥,一定是大錯誤。花了大錢,辦了最後延長3到18個月生存期的低效率事。腫瘤防治國家戰略,一定是要把腫瘤病因預防策、早發早診早治工作做好,而不是把大量的錢投入到最後的3到18個月。

醫療服務既是民生,又是產業。“保”下來,不是“包”下來。為低收入者提供底線保障,是我們的醫療民生低線。為所有人包下來,勢必能贏得選票,但國家財政和企業社保的沉重負擔,沒有一個地方能可持續承受。簡單逼著原研藥和專利藥廠家,在專利保護期到之前降到跳樓價也是不現實的,廠家沒有經濟動力甚至成為沉重虧損負擔,也是很難有創新。

早癌防治或許是另外一條思路。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消化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上海)主任李兆申院士指出,他算過一個賬,如果我們在篩查上投入1塊錢,與患者確診為癌癥以後比較,1塊錢可以節約15塊錢,比如說一個早期胃癌,被檢查出來只要15000元,但一個晚期胃癌化療至少20-30萬。

藥企該不該被扔臭鴨蛋?

在電影中,似乎所有人都有其兩面性,你是千萬人心中的救世主,但可能以前打老婆;你可能身患重病,但也可以因為要逃跑把路人從自行車上踢下來搶走他的車。生活一旦把人逼入牆角,抉擇是艱難的。

有人曾說︰按照導演的邏輯,我們看這部電影都應該去看盜版,這才是對這部電影的尊重。而立刻有人反唇相譏︰如果你不看就會死,而且又看不起正版,那當然應該去看盜版。

而其中只有一個角色是完完全全的壞人——跨國藥企,但他們真的應該被扔臭鴨蛋嗎?

引用一位血液科專家袁醫生的觀點︰該片還未公映就已大火,作為對所涉及疾病及治療藥物最為熟悉的血液科醫生,有幾點感觸︰

听說片中寫盡各方無奈,唯有原研藥廠作為反面人物出現,若果真如此,頗為不平。在每一個爆款新藥背後,是科研人員十數年的心血,從藥物結構分析,篩選,前期實驗室研究,到動物實驗成功,到成功通過藥物臨床試驗1-3期,才能最終上市,在這過程中,大多數藥物會折戟沉沙,成功者寥寥無幾,藥企投入的人力物力和時間,成本可達十數億至數十億美元,每一個能夠成功上市的藥物都背負著自己的成本,以及倒在各階段的其他藥物的成本,因此不能僅以生產成本來看待它的定價是否合理。如無法保護研發新藥的企業足夠的利潤空間,那將無新藥問世,長遠來看,是人類的損失,所以必須保護知識產權。在將格列衛引入中國市場後,諾華創新性采用了慈善計劃模式,買3送9的形式實際上使得中國患者以遠低于歐美市場的價格用到了這個藥(雖然仍比印度產盜版藥貴),後續的很多靶向藥物進入中國後都沿用了諾華的慈善計劃模式,使得很多中國患者能夠得到國際先進醫療服務,哪怕諾華初衷許是為了擴大中國市場銷量,我還是認為諾華是有功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救人的是正版藥的配方,這個論點並沒有錯。袁醫生表示,格列衛的出現是劃時代的,腫瘤治療從此進入靶向藥物時代,慢粒幾乎已成為chemo-free的疾病,不再需要化療,患者就像高血壓病人一樣,可以如常人安享天年。正是諾華公司研制成功了格列衛,慢粒白血病患者10年生存率從不到50%提高到90%,已經取代骨髓移植成為首先治療方案,格列衛對胃腸道間質腫瘤的有效率也高達67%。

格列衛的誕生也是一個傳奇。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血液科陳勤奮醫生指出,格列衛的研發故事,是轉化醫學的成功典範,也開啟了靶向治療癌癥的新篇章。但即使我們見證了奇跡的發生,我們也不要忘記,從費城染色體的發現到格列衛的批準上市,中間是41年的艱難探索。

開發藥物是一項風險極大的投資,由于人體的特殊性,使得研發過程充滿了不確定性。花費巨資研發的藥物好不容易通過了早期臨床實驗,卻倒在最後一關的比比皆是。僅以艾滋病疫苗為例,幾十年來,多少大型制藥企業投入了無數的金山銀山,到目前為止依然無一例成功。而這些失敗藥物的研發成本,最終必然要通過那概率不比中彩票高多少的成功的藥物補償回來。

以諾華為例,1997-2011年,諾華公司投入藥物研發的費用高達836億美元,而同期諾華開發成功了多少藥物呢?答案是21種。算下來,平均每種藥物的研發費用高達40億美金。

而諾華的單藥平均研發費用還不是最高的,最高的是阿斯利康。1997-2011年,阿斯利康共計投入研發費用590億美金,而研發成功的藥物僅有5種,平均每種藥物花費118億美金。

當然,抗癌藥價高昂,一人患病可能拖垮整個家庭也確實是現實問題。從2015年開始,中國政府從不同角度入手,綜合性地降低抗癌藥價格,過去3年中已經明顯降低了患者經濟負擔。2016年以來,有關部門組織開展了國家藥品價格談判試點和國家醫保目錄談判,39個談判品種平均降價50%以上,其中包括17個抗癌藥品。例如,治療乳腺癌的曲妥珠單抗(赫賽汀)從每瓶(440毫克)20000多元降至7600元。肺癌藥物特羅凱從十年多年前16000元一盒降到2000元一盒,醫保報銷後,患者自付部分只剩下幾百元。今年,李克強總理也在多個場合要求制藥企業降低抗癌藥價格,通過進口抗癌藥零關稅等措施促成降價。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