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第一千金”伊萬卡穿黑色緊身運動衣 與老公街頭跑步曲線畢露[詳細]
  • 日本軍機想出國首秀 還沒飛到巴黎航展就歇菜(圖)[詳細]
  • 在美國買房先要看房 這些細節你不可不知(圖)[詳細]
  • 蔡英文遭抗議民眾怒罵“獨裁女妖” 急忙取消行程[詳細]
  • 徐玉玉案庭審結束︰7被告被控詐騙56萬 並造成徐玉玉死亡[詳細]
  • 友誼長存!他們在同一地點合影堅持35年上了頭條[詳細]
  • 劉曉慶近照皮膚緊繃似少女 完全不像62歲的人[詳細]
  • 創紀錄!歐盟向谷歌開出超24億歐元巨額罰單[詳細]
  • “慈善家”李春平被診斷為器質性精神障礙 此前房產被抵押¥2.5億元[詳細]
  • 劉嘉玲為老公慶55歲生日 梁朝偉對壽桃“放電”[詳細]
  • 英媒︰杜特爾特連續6天未露面 外界猜測其病重[詳細]
  • 新任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抵達北京(圖)[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天津“最牛違建”拆而復生︰曾與武長順家屬斗法

美国中文网 2016年05月30日 20:45:00    

字號:

  航拍可見,天津河西區萬順溫泉花園30層上,建有天台,曾被拆過一次。搜狐航拍圖

  航拍可見,天津河西區萬順溫泉花園30層上,建有天台,曾被拆過一次。搜狐航拍圖


這處被稱作“天津最牛違建”的頂層樓閣,10年間也曾屢遭投訴——直到樓下的武長順家屬表達不滿後,實質性的變化發生了。


  對于“違建戶”老金而言,那是一場艱難的“斗法”。他堅稱背後存在玄機——樓下住著原天津公安局長武長順的弟弟武長春,本相安無事10多年。2012年樓下突然上門“找茬”,才有了“違建”一說——城管說存在違建,網上出現舉報,市長迅速批示,區里出違建報告。就在武長順落馬10天後,這處違建的房子被上百名拆違人員拆掉。


  氣不過的老金又在原地重蓋了一個——但這次不那麼好拆了。


  “最牛違建”vs“高官家屬”


  天津市最繁華的地段,不僅坐落著市政府和林立的機關單位,還有一處與其隔空相望的當地“最牛違建”——從空中俯視這座頂層樓閣,它卻顯得有些老舊。


  這處樓盤曾作為地標被拍進天津城市宣傳照,但更令附近居民津津樂道的,是這座“違建”的主人與落馬官員武長順親屬之間的故事。


  老金站在30層高樓的頂部,那座被拆掉後又蓋起來的“違建”中,似乎全身的力氣都在那場“斗法”中耗干了。


  1999年,他買下這處價值200多萬的頂樓。老金想建個空中別墅,便告訴開發商“沒露台不買”。于是開發商為他們設計露台,並在2000年4月的補充協議中承諾,“躍層住宅外露台部分(約193平)無償贈送。”


  後來因霧霾和沙塵暴的困擾,老金在2001年花30多萬給露台蓋了個頂。“那時候大家都這麼干,沒人說是違建。”小區物業表示,他們曾制止過加建行為,但沒用——該協議是跟開發商的事,物業無權干涉。


  十年間還算相安無事,直到2012年,一個著裝打扮雍容華貴的女人敲開老金的門。


  女子稱自己是29層的房主,剛從加拿大回來,準備對房屋重新裝修,但老金倒騰房子導致樓下漏水。


  “物業領導作陪,她說話特別傲慢,趾高氣揚。物業也私下說,高官你惹不起。”


  有鄰居說過,29層是武長春的房產,“他哥正是時任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老金印象中,2004年曾有公司在這辦公,此後一直沒人住。該說法也得到物業的認同。


  老金答應,他願意拿市面價格(25元一平米)雙倍的錢處理防水問題,並做10厘米的閉水實驗。對方則堅持要做要價上千的最精密防水處理,閉水實驗要做1米的。


  雙方不歡而散。


  搜狐《聚焦》欄目曾探訪29層,但大門緊閉。知情物業人員稱無可奉告。





  老金稱,之後很快有城管告知他“你這是違建”,而網上也出現了針對他的舉報貼。2012年5月30日晚,網友“不明不白了”在天涯論壇發帖《天津市最牛的違章建築誰能管?》目前該貼閱讀數為500多。


  搜狐《聚焦》欄目獲得的一份內部文件顯示,當年6月1日,時任天津市長黃興國對此事作出批示。河西區區長彭三當即責成,由區綜合執法局牽頭,區房管局、規劃河西分局、越秀路街道辦事處配合,政府督查室督辦,急速調查處理。


  3天後,區長簽發材料報送市長,“該樓搭建部分未經審批。我區綜合執法局將依法對該違章建築進行拆除。目前已進入法律程序。”


  事後有人提醒老金,十年了都沒事,怎麼突然有人舉報你?天津違建和舉報那麼多,偏偏你的就被市長批示了?


  老金覺得“拆房就是武長順使的勁”。就連一些對老金不滿的業主,也這麼覺得。


  但街道執法大隊長和河西區城管局孫副局長均表示,不知情,“與城管無關。”


金某的違建被舉報2天後,時任天津市長批示,河西區政府聯合督辦違建,後拆除。受訪者供圖


  金某的違建被舉報2天後,時任天津市長批示,河西區政府聯合督辦違建,後拆除。受訪者供圖


  難逃一劫


  被舉報後,老金迅速進行回擊。


  他拍攝了住所附近14處涉及官員“違建”的照片,並發帖舉報,“規劃局、政府部門、市長樓小區的領導家里、友誼公寓、物業公司、公安局、派出所、黨員、干部、甚至包括一審法院(河西法院)都存在著大量私搭亂蓋、違章建築。”


  “那市長樓不也搭著棚子麼,公安局藍頂的一排,沒房板不也是違建麼?”老金指著家對面的幾處“違建”,告訴搜狐《聚焦》欄目。


  “如果你要處理違建,最好做表率。真的公平處理,我舉雙手贊成,主動拆除。”


  他的回擊並未起到效果。2012年11月,天津市河西區城市管理執法局作出《責令限期拆除決定書》,要求五日內自行拆除。2013年1月的一天,老金家人才在垃圾箱翻出這個文書。


  老金夫婦對城管局提起了行政訴訟——理由是認定違建的新法2010年才出來的,而建築2001年就有了,當時是合法的,現在也沒礙著誰。“我知道這官司打不贏,區長早就跟市長打報告說這是違建,這不是行政干預司法嗎?”


  2013年5月,河西區法院作出判決,維持被告河西區城市管理執法局作出的拆除決定。法院證實,2000年4月開發商確實在補充協議中,承諾將193平的露台無償贈送。但2001年原告未經規劃行政機關批準,在露台搭建150平的建築物。


  法院還認為,建築物始終存在,“原告主張已超過法律規定的追訴期,以及被告適用的法律對原告的行為沒有溯及力的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老金還是當庭向法官遞上了實名舉報信,並要求河西區城管部門對其反映的14宗涉官違建展開調查。彼時,針對老金的舉報貼仍在追問,“違建為何至今還沒人處理”。


  又一年過去。2014年4月,河西區政府開始公開招標——拆老金的房子。歷經兩次招標,兩次廢標,一單位以44萬中標。老金曾求情,“何必浪費納稅人的錢拆老百姓的房子,哪怕你給我20萬,我自己都能拆好啊”。


  但河西區城管局孫副局長則認為,“你違建在先,還要政府買單,那豈不更猖狂了?而且政府掏錢拆違,一個都得幾十萬,所有的都這樣那怎麼得了。北京實行違建責任人買單拆違就挺好,但天津還沒實行。”


  半個月後的7月20日,武長順突然落馬。據財新報道,武長順事發當天,武長春也聞風出逃加拿大。





  老金本以為能逃過一劫。但7月31日,過百人的“拆違大軍”還是來了。

政府曾公開招標拆違,最終44萬中標。天津市政府采購網截圖

  政府曾公開招標拆違,最終44萬中標。天津市政府采購網截圖


  再次“違建”


  目擊業主稱,老金的父親和幾個家族人穿著回族服飾,戴著白帽,拼命抵抗。後來門被砸開,他們也就沒脾氣了。河西區城管局孫副局長也稱,老金糾集了一些回民,抵抗近半天,但150平的違建還是拆了。


  “自古拆人房子是不共戴天的仇,哪怕留點面子讓我自己拆也行啊。”老金還是想講理——為何官員的違建遲遲得不到調查回應,老百姓的違建說拆就拆?


  老金再次遞上舉報信,最後城管的三名正副局長在指揮車上寫下書面承諾,答應追查14起涉官違建並每三天反饋一次,老金才妥協。


  不過他聲稱,騷亂中協議被搶走了。此後,承諾過的“三天一次反饋”沒有了。


  不過孫副局長稱,城管確實答應老金調查其舉報的違建,但會有計劃有步驟的進行,此外,得听從上級,按照專項整治來辦。


  至于涉官違建調查處理進展,孫副局長和街道執法隊大隊長均未予置評,“這個不能說”,“即使有也不能說,政府絕對沒有(不敢管官員)欺負老百姓。”


  老金也陷入了人生的低谷期︰自己的房子被拆,公司也黃了。


  不到一個月他就著手原地重建,“為了出口氣!”為此他又投入了四五十萬元和七八個月時間。


  據投訴業主的說法,“這次老金更猖狂了,白天晚上都在蓋”。樓下有業主家里因此漏水,找物業、報警,向街道、房管、城管都舉報,但這次沒了結果。


  “報警時公安說管不了,房管說在調查,城管執法人員時不時過來,但解決不了。”


  老金也坦言,城管來過幾次,有次他沒開門,有時候他不在家,執法人員也沒轍。


  今年5月底,網上掀起新一輪舉報。有業主稱,“所有接訪部門,都說涉及少數民族問題,影響大,執法難,希望業主自己托關系找上級領導。”


  但老金說,自己從未拿回民身份說事,拆他房子時也沒尋死膩活,更沒損害民族團結。


  街道執法大隊長稱,政府對少數民族有優待政策,但也不能無法無天。


違建者金某曾實名舉報涉及官員、官方部門的14處違建,並致信市長、中央巡視組,暫無回應。受訪者供圖

  違建者金某曾實名舉報涉及官員、官方部門的14處違建,並致信市長、中央巡視組,暫無回應。受訪者供圖


  “這次不好拆了”


  今年1月,天津市河西區啟動新一輪拆違工作,並表示將繼續以高壓態勢拆違。河西區“區長信息”欄,隔幾天就有違建的舉報。5月18日,天津當地媒體曝光,河西區天汐園小區,534戶中有290戶違建。


  針對老金的舉報仍在繼續,這次舉報者並不只針對老金,同時也在質問官方執法不力。


  舉報者透露,“河西區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曾跟我解釋,現在比較難辦。上次之所以順利拆除,是因為領導批示,財政撥款,聯合執法。而這次沒指令沒撥款,城管也無權指揮公安、房管等平級單位。”


  不過街道執法隊大隊長和河西區城管局孫副局長均表示,真正的難處是老金回避——盡管去年7月通過房管局限制了老金的房產轉讓,但他防備心很強,打電話不接,敲門不開,各種不配合。起初一周找他四五次都找不到,前期筆錄都無法開展,更別談下一步。


  城管認為,老金學精了,“他可會說話了。”舉報者說,老金就是個笑面虎、滾刀肉,而老金則稱對方別有用心、眼紅。


  “也沒想著住人,拆唄。”老金打開房門,坐在滿是灰塵的沙發上,摁下煙頭。


  他已滿身疲憊︰上次房子被拆,他的公司黃了;後來愛人一個人工作,得了癌癥;如今兩個孩子還在上學,他也因為房子的事浪費了太多精力。


  談到房子未來的命運,他還是堅持,“如果所有違建都公平處理,那我主動拆。我就想要個公平公正,我舉報的14個涉及官員的違建,官方為啥不查?”


  他又點了一顆煙,“這些年我就是為了出口氣,如果只拆老百姓不拆官員的,拆了我還蓋。”


  孫副局長對搜狐《聚焦》欄目分析,老金並非出于正義舉報官員違建,而是心理不平衡,別人舉報他,他就舉報周邊的,泄私憤。“他的意思是,你把其他違建的都拆了才能拆我——那你舉報我,我舉報他,他舉報她,誰都可以這麼沒完沒了,那這工作還怎麼做?你不能咬別人啊。而且集中處理吧,又容易有群體事件,保不齊老百姓挑矛盾,政府也怕輿論啊。”


  “違建哪個小區沒有,但這是全國的歷史遺留問題,確實難辦,但不處理不行啊。”孫副局長透露,城管也在找相關部門研究,能否簡化縮短執法流程,“不能困住手腳。”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違建者本人、多名業主、物業、舉報人均系化名)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