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麥凱恩患腦癌引台媒恐慌︰台在美“靠山”要倒[詳細]
  • 世界首台實戰激光武器擊落無人機畫面披露 1美元1發[詳細]
  • 麥凱恩患腦癌 美國總統、前總統、還有沒選上總統的人都表態了[詳細]
  • 印度“大國夢”已深入骨髓 推進急不可耐[詳細]
  • 章瑩穎案今天庭審 被告人能否認罪成為焦點[詳細]
  • 火箭老板是個啥樣人?坐擁億萬財富卻極其節儉[詳細]
  • 浙江義烏發現桃花水母 比恐龍還古老(組圖)[詳細]
  • 樸槿惠身體頻亮紅燈 她能撐到審判結束嗎?[詳細]
  • 中俄或在“太空戰”中削弱美國 但美正在反擊[詳細]
  • 美網正賽大名單公布︰張帥引領中國5金花 莎娃未入圍[詳細]
  • 港媒披露中印軍隊洞朗對峙現狀︰士兵怒目而視 但槍口向下[詳細]
  • 昔日美空軍最大海外基地,如今靠中國新生[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以退出相威脅 川普究竟想要一個怎樣的NAFTA?

美国中文网 2017年04月28日 23:45:28    

字號:

川普簽署行政令(資料照片)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貿易協定。”競選期間,川普曾無數次這樣提到。1月20日走馬上任美國總統後,他又在多個場合表達了重新協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的想法。

白宮官員4月27日透露,川普可能會簽署一份行政命令,讓美國正式退出nafta。不過,十幾個小時之後,白宮又放出消息稱,川普與墨西哥總統涅托、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舉行了電話會談,結果是川普同意目前不終止nafta。

川普28日會見阿根廷總統馬克里時進一步表示,重新協商nafta比直接扼殺它要好。有分析認為,此前揚言退出nafta只是川普在虛張聲勢,實際上三國均已準備好在未來幾個月對nafta進行重新協商。

川普“耍脾氣”,只因為他希望通過釋放退出信號為接下來的談判定下基調,讓美國掌握主動。另一方面,把自己塑造成美國就業保護者的形象也能為政府加分。

那麼,nafta到底在美國經濟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究竟給美國貢獻了多大好處,又導致了什麼弊端,川普又希望如何重塑它呢?

nafta是什麼?

為消除貿易和投資障礙,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在1992年12月17日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它在1989年1月生效的美國和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canada-u.s.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cusfta)基礎上加入了墨西哥。

到1993年1月nafta生效時,美國與加拿大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已經在實施中,美國對大部分墨西哥商品的關稅也很低,而墨西哥的貿易保護障礙最多。在nafta下,美國和加拿大得以更多地進入墨西哥市場。同時,nafta也為墨西哥和加拿大商品出口美國打開了更大市場。

nafta的主要條款包括,關稅和非關稅貿易自由、原產國標準、服務貿易、外國投資、知識產權保護、政府采購,以及爭端處理。勞動力和環境條約則單獨包括在nafta的兩個補充協議中,即《北美勞工合作協議》(north american agreement on labor cooperation ,簡稱naalc),和《北美環境合作協定》(north american agreement on environmental cooperation ,簡稱naaec)。

消除關稅壁壘是nafta的重頭戲。按照nafta的開放市場條約,北美商品生產和貿易的所有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將協定生效後15年內消除。一些關稅在nafta生效之時便立即被取消,其他關稅則在5-15年內逐漸取消。其中,大部分關稅在協議生效後10年內取消。

墨西哥對美國商品的進口關稅因此得以大幅降低。1993年,美國對墨西哥商品的進口關稅平均為2.07%,而墨西哥對美國商品的進口關稅平均高達10%。而到了1996年,美國對墨西哥商品的進口關稅平均降到了1%左右,墨西哥對美國商品的進口關稅平均降到了3%。

關稅上的最大變化體現在紡織和服裝、汽車、農業等主要的行業。比如,在nafta之前,美國從墨西哥進口的紡織和服裝中有65%符合無關稅、無配額規定,剩余的35%則加收高達17.9%的關稅。而nafta生效後十年內,北美所有紡織和服裝商品的關稅都被取消。

為何遭美國人詬病?


經濟學家大都同意,nafta為北美經濟體帶來了好處。區域貿易從1993年的約2900億美元,增加到了2016年的逾1.1萬億美元。同期,跨境投資也在飆升,美國對墨西哥的外國直接投資從1993年的150億美元,增加到了2016年的逾1000億美元。

nafta生效後,美國與加墨之間的貿易增長了三倍,快于美國同世界其他國家間貿易的增長。加拿大和墨西哥是美國兩個最大的出口目的地,美國對兩國的出口佔2016年出口總額的比重超過三分之一。進口方面,2016年,加拿大和墨西哥分別是美國的第二大和第三大來源國,美國從兩國的進口佔進口總額的26%。

不過也有專家指出,很難將nafta的直接影響與科技的迅速進步、北美與其他國家的貿易,以及與nafta不相關的國內發展的影響區分開來。

nafta對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影響雖然正面但比較小。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援引2003年的一份報告說,即便條款完全實施,nafta對美國gdp的貢獻也只在0.1%到0.5%之間。

nafta對美國經濟的微小貢獻經常被忽略。而它經常被美國人詬病,包括造成美國對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貿易逆差,迫使許多美國傳統行業搬離美國遷到墨西哥,導致傳統行業崗位喪失、工人薪水降低等。

1993年以來,美國對墨西哥商品貿易逆差不斷擴大,從1993年的17億美元順差發展到2016年的630億美元逆差。美國對nafta貿易伙伴的商品貿易逆差,也從1993年的91億美元增長到2016年的744億美元。


美國與nafta伙伴之間的商品貿易逆差。單位︰10億美元(以名義美元計)。來源︰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

一種觀點認為,美國企業為降低成本而將生產遷到墨西哥,造成了美國制造業工作崗位大量流失。據華盛頓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the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估計,nafta生效後的20多年間,因生產向墨西哥轉移,美國流失掉的工作崗位達70萬個。這主要集中在加利福尼亞州、德克薩斯州、密歇根州以及其他一些制造業集中的州。

不過,nafta在美國其他行業創造的就業抵消了一些易受進口沖擊行業就業的下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的數據顯示,美國對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出口支撐了超過300萬個美國工作崗位。

此外,nafta並不是造成美國傳統行業、尤其是制造業工作崗位喪失的唯一因素。由于自動化的發展,以及與其他國家的貿易,早在nafta生效之前這些工作崗位就已經開始減少。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2014年發布的一份報告甚至認為,美國每年因nafta喪失的工作崗位約有1.5萬個,但是,每一份這樣的工作的喪失,卻都會通過生產率的提高和物價的降低使美國經濟獲益45萬美元。

nafta還被指責造成美國薪資增長停滯。2016年,弗吉尼亞大學經濟學家hushanik hakobyan和john mclaren在研究了nafta對美國勞動力市場的影響後發現,受該協議影響最大的是那些沒上過大學、所在行業在nafta生效前嚴重依賴關稅保護的工人。與不受nafta影響的行業工人相比,上述受影響工人的工資增長要低至多17個百分點。

白宮前國際貿易與投資高級經濟學家布朗(chad brown)今年2月在piie撰文指出,nafta的勞動力標準,環境標準,和外國投資條款頗具爭議。

布朗說,之所以簽署naalc是因為美國工會擔心,與墨西哥之間的自由貿易協議會導致“競次”(race to the bottom),從而造成美國工人工資下降,勞動環境惡化。不過,在美國工會組織看來,naalc仍存在很大問題。他們擔心,貿易制裁的手段無法讓工人在墨西哥行使集體議價、罷工等權利,這樣,美國工人在與墨西哥低工資勞動力競爭時會因此失去優勢。

對于環保組織來講,naaec也存在缺陷。這個協議更像一個合作和對話的論壇,它並沒有提供訴訟、貿易制裁等工具以促進區域環境進步。

此外,nafta通過所謂的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簡稱isds)給了外國公司不對等權利。假如墨西哥政府將通用汽車或福特汽車在墨西哥城的工廠國有化,這種情況下,美國公司可以依據isds起訴墨西哥政府。但民間團體批評人士擔心,isds給了外國投資者本國投資者無法享有的權利,這對本國投資者來說不公平。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試圖重新協商nafta,他力主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協議解決了上述問題中的一些。tpp通過貿易制裁這一手段,使得更多的勞動力和環境條款能夠實施,同時tpp也試圖改善isds。

川普會如何重塑它?

尚不清楚川普在談判桌上會提出什麼要求,以下幾個主要領域可能會納入討論。

關稅

一些分析師認為,川普可能會為nafta的零關稅添加例外。他可能會要求加拿大和墨西哥對紡織品和汽車等商品施加出口關稅。他希望美國從外國進口紡織品和汽車成本的增加,將使美國國內這些商品的制造商更具競爭力,進而刺激國內生產。不過,達成這一點極其困難。

原產地規則

原產地規則是指,為滿足nafta免稅要求,一件成品中有多大部分需要在北美完成。比如,按照nafta目前規定,要符合免稅要求,汽車部件中的62.5%必須在北美國家生產。剩余部件可以來自其他地區。談判的選項之一是提高這一標準,以促進國內生產。如果這一標準被提高到80%,這也就意味著,80%的汽車部件將必須來自北美國家,剩下的最多20%可以來自nafta以外地區。提高這一規則的門檻可能會迫使北美汽車生產商使用更多美國汽車部件。汽車部件是美國重要的出口商品。

在這一點上,三個國家可能會達成一致。不過設定門檻時需要十分謹慎,門檻太高可能會最終把生產商從北美逼走。

勞工和環境標準


為了使美國工人更具競爭力,特朗普政府還可能討論提高勞工和環境標準。通過實施更加嚴格最低工資、工會組織權利、勞動場所安全、環境等標準,抬高在墨西哥經商的成本,這將削弱低薪墨西哥勞動力對昂貴美國勞動力的優勢。鑒于墨西哥在此前的tpp談判中已經同意相關要求,預計他們可能也會同意這一修訂。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