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四川九龍靈官樓大火!“亞洲第一高木塔”毀于一旦[詳細]
  • 中俄美日韓今日同時舉行反導演習 所為何事?[詳細]
  • “網紅”書記 原是“影帝”[詳細]
  • 郎平怒了!女排21將祝福郎平生日出意外 祝福全消失[詳細]
  • 金正恩特殊時刻到訪,此地真的很特別[詳細]
  • 表演強硬!澳總理用普通話回擊中方批評︰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詳細]
  • 美籍華人搜證南京大屠殺︰“以為是國史,原來也是家史”[詳細]
  • 湖北懷孕女護士遭城管局長妻子毆打 打人者丈夫已被免職[詳細]
  • 避健康財產雙損失 你的車險買對了嗎?[詳細]
  • “李大嘴”姜超重回舞台 眾主演十年重聚回憶滿滿[詳細]
  • 中國海軍三大艦隊東海大練兵 向美日韓傳遞這一信號[詳細]
  • “幽靈船”不斷!日本鶴崗海岸驚現半身尸體(圖)[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廣東18天男嬰在醫院病亡 家屬獲賠90萬後退還

美国中文网 2016年07月07日 07:03:00    

字號:

廣東18天男嬰在醫院病亡 家屬獲賠90萬後退還

  男嬰夭折當天曾到醫生家中就診

  這場風波緣于一個出生僅18天的男嬰突然去世。

  6月13日凌晨,男嬰不治,家屬聚眾將棺材放在醫生家並焚燒紙錢。後來,雙方達成協議,死者家屬獲得90萬元賠償。

  事件在當地網絡炸開了鍋。死者所在的饒平縣大澳村的村委會和祠堂理事會站出來,動員家屬歸還部分賠償。目前,死者家屬全額退還款項。法理與事理,夾雜著悲傷、矛盾、郁結,此事在四鄉八里一時成為話茬。

  周可是饒平縣大澳村人,像村里的大多數人一樣,他圍海養蝦賺錢養家。5月30日,他的妻子周璉剖腹生下第二個孩子。“又是男孩!”家人都很高興,母子平安。

  新生兒留院觀察了幾天後,回到家中。周璉慢慢發現“孩子總是啜泣”,她一直以為是孩子肚內脹氣不舒服。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天,“為了安全起見,想去看看醫生”。

  6月12日下午,周璉的婆婆抱著男嬰,跨上周可的摩托車。15分鐘後,摩托停在饒平縣黃岡鎮建設路88號門前——這是饒平縣人民醫院兒科主任醫生呂學勇的家。


廣東18天男嬰在醫院病亡 家屬獲賠90萬後退還

  呂學勇在這里住了10多年,平時在縣人民醫院上班。在他家門口,每天都有抱著孩子等待他下班回來看病的人。“呂醫生性情很好,對病人有求必應。”一個鄰居這麼評價。呂學勇在家接診,診金都是病人隨喜,他沒有在家開設藥房。

  呂學勇接診了男嬰。他先用听診器听,又在電話里詢問周璉男嬰的排泄狀況,得到“正常”的回復後,他抽出體溫計一看是“38度出頭”。呂學勇事後復述男嬰的癥狀︰“鼻塞,咽部充血,肺部可聞及少許痰鳴音。”據此,男嬰被診斷患感冒和支氣管炎。

  “如果吃完藥燒還是不退,要送醫院住院觀察。”呂學勇開完藥方,又囑咐了一句。“他的診療一直確當無誤。”饒平縣衛計局吳副局長事後看過呂學勇遞交的診療報告,他認為呂學勇的臨床經驗豐富。

  回到家後,男嬰服了藥,也吃了母乳,不一會兒便安靜了。當晚6點,男嬰體溫維持在38度出頭。晚上10點半,又吃了一劑藥後,男嬰躺下睡著了。

  13日凌晨2點多,周璉起床檢查,被孩子的狀況嚇著了︰嘴巴都是血,側身躺著半邊被血染紅,手指頭已經發黑。她馬上喊醒老公,又通知了公公婆婆。

  周可飛快地騎著摩托車,把孩子送到呂學勇家。呂學勇事後上報饒平縣衛計局的診療報告寫到︰13日3點,患兒第二次被送來,發現其全身發紺、無呼吸和心跳、嘴角有少許血性物,確認已經死亡。

  家屬圍堵

  醫生90萬元賠償到賬

  “倦伯,快來救救我們。”13日凌晨3點多,張倦接到鄰居呂學勇妻子的電話,傳來惶恐的聲音。張倦是當地建築商人,平素會利用自己的社會關系參與糾紛調解,他與呂學勇私交甚好。

  張倦立刻趕到呂學勇家,發現門敞著,屋里站了20多人。男嬰的奶奶只顧著哭,一位家屬指著呂學勇厲聲呵斥︰“是不是你醫死的!?”呂學勇頭發蓬亂,一聲不吭地坐著。家屬中有年輕氣盛的,已經揮起了拳頭。

  驚恐下,呂學勇選擇了報警。警察很快趕到現場維持秩序。有人提出走法律程序尸檢,但家屬對此非常忌諱。呂學勇說︰“既然如此,我們商議一下,把事情處理得讓雙方都過得去。”

  死者的老伯提議,把男嬰的尸體留在呂學勇家的沙發上,等天亮再商議賠償問題。

  13日上午8︰30,20多人再次來到呂學勇家時,被告知呂已經被警察帶走做筆錄。家屬分一路去公安局,但沒有見到呂學勇。另一路被大澳村委會的干部攔下,村干部出面調停,勸說“不要鬧到司法機關”。但饒平縣衛計局吳副局長認為,這是一起命案,理當由公安機關處置。

  當天下午,一口棺材被抬進了呂學勇的家里,男嬰的尸體躺在里面,身上蓋滿了紙錢。幾個女性家屬在地板上燒起了紙錢,哭聲此起彼伏。

  張倦對這樣的行為“看不下去了”,下午四點半打電話給死者的老伯,建議死者家屬、村委會、呂學勇三方協議賠償事宜。張倦說,呂學勇家的積蓄有限,負擔不起賠償,他自願為呂學勇墊付。

  “當地人對呂學勇的醫德是有目共睹的。”張倦說,雖然他未曾受過呂學勇的恩惠,但是他的兩個佷子都在呂學勇那里看過病,也一直感激他。

  在饒平縣城某茶座,家屬要求賠100萬元,張倦沒有思考多久,提出給90萬元。家屬同意了,錢很快劃到了指定賬戶。

  13日晚上六點半,棺材被運走,男嬰的尸體被掩埋。

  網絡發酵

  村委及理事會雙雙介入

  死者家屬在呂學勇家的所作所為被拍成圖片和視頻,上了微信公眾號“饒平人饒平事”13日的頭條。這篇題為“痛心又惋惜的一件事”的文章,閱讀量高達8.5萬次。文末的投票中,81%的人選擇支持呂醫生,1%的人選擇支持家屬,其余的保持中立。

  隨後,當地的各大微信公眾號和社區論壇大量轉發這篇文章,引發廣泛討論。一位網友評價︰“索賠90萬,錢拿了能心安嗎?”也有人評價︰“如果沒有過錯,醫生至于賠這麼多錢嗎?”也有網友評價︰“政府為什麼沒有介入?走司法程序不是更好?”

  “事情鬧得這麼大,我們意識到應該介入了。”大澳村鄭氏秩祜堂理事長鄭烏淨說,15日上午,大澳村鄭氏追遠堂、秩祜堂理事會就此事進行商議。會後,雙方聯合發表聲明,稱“此事極不合理,給社會帶來負面影響,給大澳村臉上抹黑,我們表示堅決反對。”聲明認為“家屬索賠90萬元有醫鬧之嫌……建議退還過多的補償”。


廣東18天男嬰在醫院病亡 家屬獲賠90萬後退還

  在潮汕地區,村民小組基本由一個家族的成員構成,而幾個家族共侍一個祖宗,在此基礎上形成了本氏族的祠堂理事會。每個家族的族長就是理事會的成員,他們主理村子的大小事務,具有一定的權威。大澳村鄭氏有15000人,分侍追遠堂和秩祜堂,周氏有2000人。

  這份聲明通過網絡迅速傳播,一位網友說︰“這是反對醫鬧的一股正能量。”而有人則質疑祠堂姿態太高,傷害死者家屬。

  “我們不是排斥周姓。”鄭烏淨強調,如果事情發生在鄭氏族人身上,也不能姑息。

  16日早上,一場大會在大澳村委會召開。會議由大澳村兩委干部、祠堂鄉老、神廟老人組代表參加。會議一致通過決議,動員死者家屬退還部分賠償款。

  會議結束後,村委會舉行捐款活動,大澳村第一書記鄭臣如帶頭把1000元塞進了捐款箱。捐款所得6.5萬元作為慰問金,由鄭臣如帶隊上門慰問時交給了呂學勇。記者接觸了部分村民,他們對捐款並無大的異議。


廣東18天男嬰在醫院病亡 家屬獲賠90萬後退還

  未完話題

  尊重生命與真正和解

  祠堂理事會和村委會的做法同樣在網絡引起了熱議。很多人為他們的行為點贊,也有人質疑村委會介入是否合理,還有人認為呂學勇不該接受村民捐款。

  自從拿了90萬元賠款後,周家有了一些壓力,網絡輿論是一方面,他們被不停地做思想工作。死者的老伯稱,村干部一天多次打他的電話,“都是勸說退錢。”

  “大家心里都有一個衡量。”鄭烏淨認為,參照別的案例,90萬元賠償太高了。村委會也這樣認為,才動員家屬退還部分賠償。

  猶豫之後,死者家屬決定全額退還賠款。“我們都是農民,不想惹事。”死者的老伯說,“我們希望社會上的人能夠理解。”

  大澳村委會的代表曾經到死者家中進行慰問,並告訴死者家屬,說呂學勇沒有到他們家來,是因為怕引起不必要的騷亂。

  對此,呂學勇並沒有回應。記者找到他時,他一直在重復“這段時間心情很差,希望事情盡快平息。”一旁站著的呂妻眼神悵然。呂學勇已經謝絕登門看病的人,他跟醫院請了兩個星期的假。

  事件發生後,饒平縣人民醫院對呂學勇進行了批評教育。醫院也重新修訂了《院外醫療行為規定》,里面寫到“醫務人員在院外的一般醫療行為所發生的一切醫療後果自負。”

  因為坐月子,事情發生期間,周璉自始至終沒出過家門。親骨肉的離去,對她的打擊是毋庸置疑的。記者見到她時,她有點憔悴。望著3歲的大兒子,她眼神迷離。周可希望再生一個,不過他說,“人死不能復生,但應該得到尊重,畢竟是一個生命。”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