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推薦
  • 美軍機不守信飛經小學還矢口否認 日防衛省罕見回懟︰視頻為證[詳細]
  • 川普稱正考慮對中國發起巨額罰款 中方回應[詳細]
  • 美司法部長批準以死刑起訴章瑩穎案嫌犯!家人表示欣慰[詳細]
  • "80後"女總理今年升級當媽:至今未婚 將休6周產假[詳細]
  • 中國4名女生劃艇34天橫渡大西洋 破兩世界紀錄[詳細]
  • 玄松月率領的朝鮮藝術團先遣隊取消訪韓[詳細]
  • 川普遭嫌棄︰冠名拉低酒店價格和入住率,業主爭相求除名[詳細]
  • 川普幫中俄成為世界領袖?紐約時報怕是又砸了自己的腳[詳細]
  • 川普讓墨為邊境牆付200億美元 墨外長︰做夢[詳細]
  • 預言川普能活到200歲?這位總統御醫是何方神聖[詳細]
  • 盤點川普執政首年全球“友敵圈”[詳細]
  • 北京新機場長啥樣?無人機航拍帶你領略風采[詳細]
視頻精選
圖片精選

廣漂畢業4年幫家里還債20萬 蝸居城中村

美国中文网 2017年06月12日 18:26:00    

字號:

隨著社會化進程的演進,“空巢”不再只是對獨居老人的專稱,如今在城市里獨居的青年也被冠以“空巢青年”的稱號。前不久,淘寶發布了《空巢青年圖鑒》,用大數據還原了中國5000萬“空巢青年”的生活狀態。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在城市中游走,似乎是“空巢青年”的生活寫真;“孤獨”、“寂寞”已成為這個群體的標簽。據數據顯示,廣州“空巢青年”人數達289萬,排全國第三。下面,我們將走進這個群體,真實地記錄下他們的生活狀態、居住環境和獨處方式。




姜先生目前在某上市公司擔任行業主編工作,月入7-8k。他租住在燕塘的一個城中村,房租600元/月,平時很少開伙煮飯,大多吃外賣,每月支出最多的就是伙食費。姜先生平時獨來獨往的時間比較多,“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我很少聯系朋友,和父母有時一年都見不上一次面,更多是通過電話聯系。”剛畢業那幾年,有時過年為了節省車費都不回家,看過除夕夜空蕩蕩的廣州城,“整個商場都是空空的,說話都有回音。”姜先生說,有時候覺得生活挺難的,畢業6年,前幾年都在幫家里還債,4年間還了20多萬的外債,工資貼完不說,連炒股掙的錢也全貼進去了,冬天連一瓶10塊錢的面霜都沒舍得買。



談及婚戀問題,姜先生也有煩惱。“我們老家一般在二十六、七歲就結婚生子了,眼看我要奔三了,父母也著急。通過家人介紹,我在老家交了一個女朋友,也想著能早點結婚,但無奈異地,兩個人在一起相處的時間短,挺有壓力的。”“因為女朋友,我也多次想過回家鄉發展,畢竟家里有兩套回遷房,回去後,很快就能過上有房有車的生活。不過對于廣州還是有點不舍,這里的工作機會和待遇都比老家好。”



對于漂泊在外的“奮青”們來說,簡陋的城中村難以滿足他們心中對“家”的定義,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追求更優越的生活質量,長租公寓近年來成為新的風口。(圖為科韻路某公寓的大門口)



寧寧,佛山人,應屆畢業生,目前在一家證券公司上班。因為學校在郊區,實習不便,寧寧自從大三開始就在廣州市區租房,現在住在番禺某公寓。她坦言自己追求比較好的居住環境,不喜歡城中村的“髒亂差”,即使現在實習期月薪只有2000元,也堅持選擇住在月租1500元的品牌公寓。“一個女孩子自己住,安全當然是最重要的。這里出入都要刷指紋,並且居住的大都是在公司上班的小白領,人員沒那麼復雜。”




最近工作比較忙,寧寧已經連續一個多月高強度加班,每天晚上將近10點半才能下班,回家洗漱後貼床就睡。 “有一次加班後,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看到空蕩蕩的房子,來回只有自己的腳步聲,心情一瞬間down到極點,眼淚啪啪就掉了下來。”獨自奮斗的日子有充實也有無助,“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能逗我開心的也只有綜藝節目了”。




93年的小穆,來廣州已經5年,目前在一家互聯網教育機構擔任線上講師。初見小穆,他站在平衡車上向我們揮手,黑頭發里挑染了一小撮綠色,陽光的笑容里隱藏著淡淡的不羈。小穆住在科韻路的某公寓,這里單間配套齊全1280元/月。從實習至今,他換過3次房子,住過城中村的“握手房”,也曾因為找房太麻煩而長租酒店,後來經朋友介紹,住進了現在的長租公寓,這里干淨整潔得有點像便捷酒店,小穆覺得挺適合單身的自己。“剛走出校園那會租住在珠村,600元/月。一開始去開房的時候,房東把我們往巷子里帶,越走越深,那時候以為住的地方就這樣了,沒想到還有公寓這樣的租房選擇。”



剛分手不久的小穆,現在獨自居住,享受了自由,也品嘗了寂寞。以前戀愛的時候,每天會期待和女朋友的見面。現在孤身一人,小穆寧願在公司加班也不願回家。對于孤獨,小穆深有體會,“有一天晚上,我開著空調剪著指甲,屋子里靜得只有空調轉動和自己剪指甲的聲音。”“當我突然意識到這種聲音的時候,有那麼一瞬,我覺得特別難過。”“有網上言論說‘空巢青年’是很好提升自己、享受生活的階段,我覺得這種解讀太過美好,如果不是孤身在異鄉,沒有家庭,有誰願意一個人住。”




榮堅,31歲,在廣州一家數據資訊公司擔任java工程師,月收入1萬+。他住在天河岑村一個公寓里,不包括家具月租僅600多元。榮堅去年7月在增城教育城買了一套82平的房子,當時買的時候才12000元/平,現在已經20000元/平了。除去生活費和新房月供3200元,榮堅把余錢都投資股票,他稱自己是“風險偏好者”,股市的下跌曾讓他虧掉買房的積蓄,後來的回漲又讓他賺回首付。




雖然一個人住,但榮堅和他的領居們相處得很好,公寓一層樓12戶有8戶是他的朋友,過節的時候鄰里之間也會一起做飯或者打火鍋。榮堅一個人在家會自己學習技術,他還在網上購買慕課學習。他認為正是這段空巢期讓他可以潛下心來學習技術,“這一行更新換代很快,如果不學習,很容易被淘汰的。”




“現在單身漂在廣州,時常感到孤獨,生病的時候也沒人為自己端一杯水,但是想到將來可以在這里安家,小孩可以享受到好的教育和醫療環境,我的奮斗就有動力了。”榮堅規劃著自己在廣州的生活,“新房明年就可以交房,我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今年內找到女朋友,明年年底21號線通車以後,就可以結婚住新房子了。”

網友評論 已有0條評論, 我也要評論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用戶名: 密碼: 註冊
非會員填寫以下評論信息,再次訪問參與評論時就不需要重複輸入了! 驗證碼: 看不清? Ctrl+Enter快捷回復